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论中国影戏的生存方式及其变迁  

2007-02-05 09:28:32|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中国影戏的生存方式及其变迁

 

李跃忠(原载《中南民族大学学报》2007年第1

 

摘要:影戏的生存方式包括生存环境、生存实践和生存价值三大要素。自古以来,中国影戏的生存方式就是多元的,而且随着生存环境的变化而自我作出调整。1949年以后,传统的影戏生存环境受到破坏,其生存价值的一些方面不复存在,而有些方式又被人为的取消了,所以影戏的生存出现了危机。文章以田野调查为基础,指出今天影戏的生存仍要走多元化的方式,地方影戏如果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合适的生存实践,仍有可能谋得生存和发展。

关键词:中国影戏;生存方式;生存环境;生存价值;影戏茶馆;酬神还愿;

 

影戏是我国一项有着悠久历史的非物质文化,大致形成于晚唐五代至宋初,而于两宋时期兴盛,以后时沉时浮,绵延至今。1949年以后,由于社会的发展,使得影戏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导致近十几年来出现“影戏危机”。我们以为导致这一危机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传统的影戏生存环境受到破坏,而新的适合影戏的生存方式又还没有形成。

本文以田野调查为基础,结合历史文献,对中国影戏的生存方式做了些探讨。影戏的生存方式是个全新的话题,文中偏陋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影戏的生存方式

影戏是一项特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首先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传统表演艺术”,但同时用于影戏表演的道具“皮影”和“纸影”又是一些精美的工艺制品,故它又属于“传统手工艺技能”。作为一项特殊的非物质文化,影戏当然也有着其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

我们知道任何有生命的物体和具有“活力”的文化事象,都要有维持自己在宇宙、社会中生存的方式、方法、手段,而且要随着外界环境的变化进行调整,从而使“生命”得以延续。当然,作为自然界的、有生命的生物和作为社会的、没有生命,但却是“活态”的文化事象,它们的生存方式是有区别的。我们以为影戏的生存方式至少有这么三个要素:生存环境、生存价值和生存实践。生存环境指影响影戏生存、发展的所有因素,大到国家的政策方针、经济发展、教育模式、战争灾害等,小到民间节庆、社区活动等,都有可能影响影戏的生存和发展。生存价值则是指影戏在一定的生存环境里能满足怎样的社会需要,这是决定影戏生存的第一位因素。生存实践则是指影戏根据社会需要,采取何种形式实现它的“功能”,简单的说,也就是影戏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以怎样的形式进行活动,从而实现、体现它的价值。

既然影戏的生存价值是决定影戏生存的首位因素,那么影戏的生存价值是什么呢?

英国著名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认为人类文化的发生,既不像进化学派那样把“文化的发展视作一串依着一定法则自动的退还”,也不像历史学派那样“认为在文化的发生中最重要的部分是模仿,或借用传入的器物及风俗”,而认为是“出于因功能的增加而引起形式上逐渐分化”,且“一物品之成为文化的一部分,只是在人类活动中用的着它的地方,只是在它能满足人类的需要。”[]显然,影戏的诞生、蕃衍,就是因它能满足人们的种种“需要”。

影戏是紧紧围绕着民间习俗(信仰习俗为主)而产生发展的一种乡土艺术,农村中的祈神祭祀、社村庙会、秋神报赛及村民家中的婚丧庆典、请神还愿等民俗活动,都离不可演出影戏,或以其为仪式,或以其热闹场面。康保成认为“巫术中的招魂术是我国影戏的远源,而印度佛教‘以影说法’是影戏的近缘。”[]这一论断揭示了影戏的起源与民间信仰的密切关系。影戏形成以后,它的这一生存价值就显得更为明白了。南宋周密记载宋时农历二月八日为桐川张王生辰,震山行宫朝拜极盛,其时“百戏竞集”,其中就有“绘革社(影戏)”的表演,而且“三月三日殿司真武会,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生辰社会之盛,大率类此。”(《武林旧事》卷三又元人汪颢《林田叙录》言:“影戏彩纸斑斓,敷陈故事,祈福辟禳”。明末清初,广济人(今属湖北)张仁熙(1607-1691)有《皮人曲》一诗:

 

年年六月田夫忙,田塍草土设戏场。田多场小大如掌,隔纸皮人来徜徉。

虫神有灵人莫恼,年年惯看皮人好。田夫苍黄具黍鸡,纸钱罗案香插泥。

打鼓鸣锣拜不已,愿我虫神生欢喜。神之去矣翔若云,香烟作车纸作屣。

虫神嗜苗更嗜酒,田儿少习今白首。那得闲钱倩人歌,自作皮人祈大有。

 

诗描写的是驱蝗祭祀中,农民演出影戏的状况:盛夏六月,农人在“田场”摆上供品,演出“皮人”,“愿我虫神生欢喜”,并祈求“嗜苗”的虫神可怜“田儿少习今白首”的“我”,莫要“嗜苗”而去“嗜酒”。可惜由宋至明,这样的史料并不多见,但我们通过那些语焉不详的记载还是可以看出,影戏的这一功能一直没有改变。入清以后,关于影戏的纪录日渐多起来,因而也就能清楚地看到把影戏当做酬神工具是一种多么普遍的现象。除前面已提到的湖北、河南外,还有像河北、甘肃、辽宁等地莫不如此。如乾隆三十九(1784)年河北《永平府志》载当地进入十月后,“赛祭宴享,竟尚影戏”,民国二十四年(1935)甘肃《重修镇原县志》载该县“四乡,报赛喜演影戏”,民国二十六年辽宁《海城县志》载当时民间“许愿”、“求雨”都要“演剧唱影以酬神”,这些记载都可以说明这一点。

    这种习俗即使到今天,有些地方也仍如此,如笔者2005年暑假采访过的平江县、望城县等,其中平江县尤甚(详后)。当然,今日民众的信仰较之在教育、科技不发达的时代理性了许多,碰到“灾难”他们不会完全依托神灵,但在“信则有之”的心理驱使下,仍然会虔诚地去朝拜诸神,并会献上它们“喜爱”的“戏”。

影戏虽然是为满足俗民的“信仰”需求而产生,但作为戏剧的一种,影戏也具有多重审美价值和审美功能。首先体现在故事情节、矛盾冲突、人物塑造等方面,同时,影戏作为一种特殊的戏剧样式,其影人、景片等的造型也是一些精美的工艺品,极具欣赏价值。影戏形成后不仅活跃在民间,而且也得到王宫贵族的喜爱,甚而出入宫廷,受到封建社会里最高统治者的赏识,元初杨维桢就在《送朱女士桂英演史序》提到南宋时“一时御前应制多女流也”,里面有“影戏为王润卿”。在构栏瓦舍和王宫贵府里的演出,观众更多的是把它当作一种艺术来欣赏了。清末民国初期,国内不少地方兴起了影戏茶馆,这也是影戏审美价值得到市民阶层认可的体现。

另外,影戏也具有教育、教化功能。中国戏曲由于受儒家传统文学思想观念的影响,一直将不忘其社会教化之职责。元末高明在《琵琶记》卷首即称戏曲创作“不关风化体,纵好也徒然”。影戏也如此,一方面上演一些有关忠孝节义的剧目,如敷衍目连救母故事的《忠孝节义》、宣扬守节的《双官诰》、歌颂忠臣不畏权贵的《砸銮驾》等,另一方面则是艺人常在剧中添入一些伦理道德的说教,还有影人的造型也寄予了人们的褒贬,宋时影人的制作便“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盖亦寓褒贬于其间耳。”(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百戏伎艺”)

既然影戏的生存价值是多方面的,那么影戏的生存方式也应当是多元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除酬神还愿外,还有唱堂会、家班以及在“构栏瓦舍”、“酒楼茶馆”演唱等生存方式(详下)。

影戏生存方式的变迁及其影响

由宋历元而明清,数百年间虽然有数代王朝的更替,但其社会制度、经济基础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也就是说影戏的生存环境改变不是很大,所以它的生存方式变化也不大。从前面的论述可以知道,影戏在之前主要是作为酬神还愿的工具活跃在城乡,即如卓之论湖南影戏所言:“影戏班在湖南地位,远不及汉班(即今之湘剧)及花鼓班,大概用为酬神还愿之工具而已。是以无论在城在乡,到处皆得见之。平日常演于各寺庵内,惟每届旧历中元节,则居民多演以祀祖。该省戏班异常忙碌,甚至从黄昏起演至通宵达旦,可演四五本之多。”[]其次,有唱堂会,如旧时北京的影戏,主要是应小康之家的喜庆堂会――生日寿筵、满月喜宴等,在农历三、四月里,那些有闲有钱的人家就请影戏班到家演出,久者可连续一个月。[④]再次,是家班。以前,一些王府和富豪之家常蓄养家班,供自己娱乐或交游之用。李脱尘提到康熙五年(1666),北京“礼亲王王府竟有八个食五两俸禄,专管影戏的人”[⑤]。河北省乐亭皮影在国内小有名气,该县清代后期出现了不少由当地富绅创办的家班,影响较大的有由“京东第一皇庄”创办的崔家大班,由“京东第一富”“老二合”堂创办的京东刘家班等。[⑥]最后,还有在“构栏瓦舍”、“酒楼茶馆”演唱等生存方式。

其中影戏茶馆的产生当是城镇市民文化较为发达后的产物,是戏园的一种。戏园在宋代已很发达,影戏也活动于其中,但影戏是否活跃在茶园,则缺乏相关的史料予以说明。从目前材料来看,影戏茶馆是在清代末期才出现的。清光绪年间夏仁虎《旧京琐记》卷十“坊曲”载北京:

 

外城曲院多集于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小里纱帽胡同,分大、中、小三级。其上者月有大鼓书、影戏二次。客例须设宴,曰“摆酒”,实则仅果四盘,瓜子二碟,酒一壶,而价仅二金,犒十千。飞笺召妓曰“叫条子”,妓应招曰“应条子”。来但默坐,取盘中瓜子剥之,抛于桌上而已。少顷即去,曰“告假”。客有所欢,虽日数往,不予以资。惟至有大鼓或影戏时须举行摆酒之典礼耳。

 

当时除北京外,湖北、成都、东北等地都有过类似的茶馆。

1911年后,中国的社会制度、经济基础、意识形态等在短短的三十几中却发生了两次根本性变革。这无疑影响到了影戏的生存方式,但民国享国时间不长,其变化尚没有显示出清新的轨迹。但1949年后,影戏生存方式的及其变化情况就很明显了。如影戏的班社组建、经营,建国有过国营专业剧团、集体所有制县办剧团(或称实验剧团)、工矿企业业余剧团、民间职业班社和民间业余班社等几种。很显然,在1949年前是没有第一、二类影戏班社的;而清代较为盛行的王府、富豪之家的家班,在1949年后彻底宣告了它的结束;至于唱堂会,在新中国则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腐朽的表现,被取缔了;至于在民间为人酬神还愿的演出,被视为封建迷信活动,受到的冲击就更大。

影戏生存环境受到了“破坏”,短期内可能影响不大,而且由于外部力量的介入,可能还会出现兴盛的局面,如解放初期影戏的兴盛,就与新政府的重视、扶植分不开。但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影戏的“危机”就爆发了。如福建省日前只有一位九十余岁的老艺人陈郑煊活着,广东的陆丰皮影,有一个专业剧团,但几乎是名存实亡,因只有在有演出任务时才集合一下,平时则作鸟兽散,各奔前程,而业余剧团也仅仅只有卓木羽戏班在坚持演出,但是活得异常艰难,[]20056月有一份关于四川皮影现状的报告,报告中写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四川曾有三家国营木偶皮影剧团,而今仅剩一家,至于农村的状况更令人触目惊心,让人担忧:

 

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文化多元化格局的逐步形成,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加之电视的普及率日益提高,对当时在农村尚有一席之地的皮影戏形成强烈冲击,导致演出市场急剧萎缩,民间演出团体相继解体,一度兴盛的皮影戏重新归于沉寂。据了解,目前全省的民营剧团大致仅有3-5家,都是近一、两年新组建的,其演出主要针对少年儿童和旅游市场,而在农村皮影戏已几乎绝迹。[]

 

影戏濒危了,这不是危言耸听之词。

导致这一状况的原因,当然是非常复杂的,诸如娱乐形式多样化的冲击,影戏艺术的陈旧落后,没有及时推陈出新,“文革”的影响等,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原因。但我们以为,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传统的影戏生存环境受到破坏,而新的适合影戏的生存方式又还没有形成。

三 今日影戏的生存方式

2005年暑假,笔者考察了湖南、湖北两省十八个县市的影戏,在湖北时,发现该省部分城镇的影戏茶馆演出红火,后来在湖南平江县,看到这里影戏在民间“酬神还愿”的演出也较频繁。因此,引起了自己对影戏生存、发展问题的思考。

湖北影戏茶馆是在清代末期才出现的,而后迅速发展。影戏茶馆在湖北分布很广泛,基本上可以这么认为,湖北境内只要有影戏流布的地方,就有影戏茶馆的存在。据考察,影戏茶馆的经营方式有两种:茶馆老板聘请影戏艺人坐馆和影戏艺人自己经营茶馆。其经营范围以看影戏为主,茶馆供应茶水,但不再另收费。少数茶馆老板为了增加收入也经营旅馆。每个影戏茶馆的演出时间都是固定的,一般在上午11点和下午4点之间进行,所演剧目多是长篇历史传奇、公案故事。影戏茶馆的设备是很简陋的,可分为两大块:一是影戏演出需要的;一是作为观众娱乐休闲场所所需要的。[⑨]

笔者对湖北云梦县部分影戏茶馆的经营情况做了如下统计:

 

茶馆名称

经营方式

每天平均

观众人数

每年演

出天数

 

单位:元

每年接待

观众人次

年营业收入

单位:万元

梦泽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50

364

1

54600

5.46

云台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00

364

1

36400

3.64

南门河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00

  364

1

36400

 3.64

秋水皮影茶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80

364

1

29120

2.91

伍洛镇老年活动中心皮影馆

聘请艺人坐馆,老板还经营别的东西

120

360

0.5

43200

2.16

 

从上表可以看出来这五家影戏馆看戏的观众每天均在500人以上,每年超过20万人次,而云梦县这样的影戏馆还有好多家。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影戏在湖北部分地区确实很“红火”,也不得不承认影戏茶馆确实是一种合适的生存方式。影戏茶馆在湖北部分地区的“红火”,我想有下面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这里的艺人意思到了“酬神还愿”等“需要”已经不再是影戏的主流价值。车文明指出“赛社(泛指民间祭祀以及世俗化、民间化了的官方祭祀)献艺是中国古代公共性戏曲活动的主要方式”,是“中国戏曲生成与生存的基本方式”。[⑩]文章前面已经指出,1949年以后,影戏的生存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本是主要生存方式的“酬神还愿”,所受冲击就更大。其实只要留心一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些与影戏演出活动密切相关的民俗事象就会发现这一点。科技的发展,农民以前靠天吃饭的状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如发生虫灾,马上有相应的农药投入使用,而且灭虫效果极佳;如遇旱灾,因为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和政府大兴水利,所以一般的灾情有较为便利的水利灌溉,因而旱情可以得到解决或缓解,而人工降雨更使广大俗民明白了科学的重要意义。又医学的发展,不仅人的许多病可以药到病除,而且许多牲畜的瘟疫也可以预防、治疗。也就是说影戏的许多“用武之地”被“破坏”了,当然它的生存也就成问题了。这里的艺人们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调整了影戏的生存实践,从而使当地的影戏得以生存、发展。

其次,艺人(或经营者)抓住了影戏观众老龄化的特点,在老人身上做文章,开设影戏茶馆,为他们休息、娱乐、交流提供一个场所。中国老人的精神生活总体来说是贫乏的,小城镇更差些,至于广大农村则几乎没有了,于是影戏茶馆就以广大老人喜欢的艺术形式――影戏、说书等,低廉的消费,赢得了他们的青睐。还有影戏茶馆也为一些老人追忆童年生活提供了一个平台。在影戏流布地区,现在60岁以上的老人,很多是当年的影迷,后来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多年没有看影戏了,现在终于空闲了,有时间了,所以坐在茶馆里,在熟悉的锣鼓声中回忆往昔的生活。云梦县梦泽影戏馆墙上贴有观众栾立顺、王良义等在 200548写的浅谈看皮影》一诗:

 

秦家皮影演四方,金杯锦旗美名扬。……妙曲演尽古今事,遏云绕梁非寻常。无字文章骂奸佞,诗海歌山颂忠良。假戏能催真涕泪,阳春白解愁肠。下里巴人诙谐语,逗得观众喜洋洋。几场打牌角落处,饮酒谈笑又何妨。老板全家多客气,提壶娉婷快跑堂。恰到好处因久坐,一天过去不知长。

 

诗既有对影戏艺人表演、茶馆服务的赞扬,也有观众自己的体验,“下里巴人诙谐语,逗得观众喜洋洋”,“几场打牌角落处,饮酒谈笑又何妨”,“一天过去不知长”,对于年老赋闲的老人来说,夫复何求!

再次,影戏茶馆的开设也与当地悠久的茶文化有关。饮茶自古受到人们的欢迎,这与茶叶的功能有关,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指出“茶苦而寒,最能降火”。湖北省地处江南,气温高,故对茶情有独钟。

影戏茶馆是一种合乎湖北地区的生存方式,所以今天这里的影戏演出活动仍是非常活跃。而湖南平江县影戏却仍坚持在民间“酬神还愿”,演出也较“频繁”,艺人效益也不错。平江民间请唱影戏仍主要还是“还愿”,为求家里平安等请唱影戏,或驱祟、或敬祖敬神。2005813日晚,笔者在梅仙镇玳璋村看了村民易维民(男,34岁)为生小孩还愿而请唱的一场影戏。易先生介绍,戏是2001年许的,那时她妻子在生了二胎后,又怀孕了,他担心妻子“病胎”及分娩时出现意外,而许了一本戏。第二年妻子顺利生产,而且喜添男丁,所以他在四年后来还愿。第二天晚上,在平江县郊区界山庙,笔者又看了李浅明为保家人平安而许的愿戏。李先生介绍,他家有七口人,为保家人平安他花了70元钱今年农历七月初一在庙里许了一本戏。那天,他将钱交给了庙里主管,由庙里安排唱戏的事。常年在界山庙“服务”的李存义告诉笔者,他每年有二百八九十天在外唱戏,而且大部分是在庙里唱“愿戏”,如2005年他的戏班就已经在界山庙里唱了两个多月的“愿戏”。

四川省阆中市王文坤皮影艺术团则走与旅游开发相结合的路子,2003年与成都创立广告公司签约协作。王家兄弟以杜家大院为基地,结合当地的旅游和民俗,根据观众情况进行表演,每人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还有浙江海宁盐官镇、桐乡乌镇等旅游景点的影戏演出,以及南京姚其德师傅在酒店的演出,目前都几乎是这些地方影戏生存的唯一方式。又部分国营剧团如河北唐山皮影团开拓国外市场过得“红火”,而湖南木偶、皮影艺术剧院,以都市里的儿童为服务对象,改编演出了不少的童话剧、神话剧,以及配合幼儿、小学教材的“课本剧”,其演出效益也很不错。这些也都是影戏的一种生存方式。

当然以上所举是在今日“危机”时期显得比较“活跃”的一些地区(或剧团),应当可以算是一些“成功”的例子。

 

综上所论,可见影戏的生存方式现在仍是多元化的,而且每种都有成功的例子,因此地方影戏如果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合适的生存实践,应有可能谋得生存和发展的。

 



*本文为国家教育部2004年重大研究项目《我国皮影戏的历史与现状》(项目批准号:04JJDZH009)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李跃忠(1971-),男(汉族),湖南永兴人,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生,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戏曲与民俗文化。



参考文献

[] 马林诺夫斯基.文化论〔M.费孝通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12-1317.

[] 康保成.佛教与中国皮影戏的发展J.文艺研究,2003,(5.

[] 卓之.湖南戏剧概观〔J.剧学月刊,1934,(第三卷第7期).

[] 翁偶虹.北京影戏J.北京艺术,1983,(4.

[] 顾颉刚.滦州影戏J.文学,1934,(第2卷第6期).

[] 陈克编著.冀东皮影史专辑〔C〕,内部资料,1988. 77-80.

[] 康保成、宋俊华等.潮州影戏的个案研究关于陆丰皮影的田野调查J.民间文化论坛,2005,(1.

[] 四川民间戏剧现状与保护发展课题组.亟待抢救的民间艺术瑰宝:四川皮影戏J.四川戏剧,20053.

[] 李跃忠.中国影戏的特殊生存方式谈谈湖北的影戏茶馆R.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国皮影戏的历史与现状大型田野调查研究简报(第1.广州:2005. 7-8.

[] 车文明.赛社献艺:中国古代戏曲的生成与生存基本方式C.胡忌主编.戏史辨(第二辑).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1. 90-91.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