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影戏茶馆与中国影戏的生存  

2007-07-24 22:28:42|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中华戏曲》第35辑,2007年6月。

                        影戏茶馆与中国影戏的生存

                                   李跃忠 

     中国影戏大致形成于晚唐五代至宋初这段时期,而于两宋时期兴盛,以后时沉时浮,绵延至今。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渐呈衰微之势。在一片惊呼“影戏危机”声中,在湖北一些地方影戏活动却显繁荣之象。之所以如此,笔者以为主要是这里的艺人根据影戏生存环境的变化,为影戏找到了一种适合的生存方式――影戏茶馆。本文以对湖北影戏茶馆的田野考察为基础,拟谈谈中国影戏的生存问题。 

 影戏茶馆的产生当是城镇市民文化较为发达后的产物,是戏园的一种。戏园在宋代已很发达,影戏也活动于其中,但影戏是否活跃在茶园,则缺乏相关的史料予以说明。从目前材料来看,影戏茶馆是在清代末期才出现的。清光绪年间夏仁虎《旧京琐记》卷十“坊曲”载北京:

 外城曲院多集于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小里纱帽胡同,分大、中、小三级。其上者月有大鼓书、影戏二次。客例须设宴,曰“摆酒”,实则仅果四盘,瓜子二碟,酒一壶,而价仅二金,犒十千。飞笺召妓曰“叫条子”,妓应招曰“应条子”。来但默坐,取盘中瓜子剥之,抛於桌上而已。少顷即去,曰“告假”。客有所欢,虽日数往,不予以资。惟至有大鼓或影戏时须举行摆酒之典礼耳。 

当时除北京外,湖北影戏茶馆也很多,另外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成都的“春乐图”灯影班在下东大街李锦伦茶铺内开了灯影园子,将影戏舞台搭在茶铺里,晚上唱戏,但好景不长,1932年便因时局动荡,戏班不能生存而解散了,还有东北地区也都有过类似的茶馆。不过,据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资文化遗产研究中心2005年的考察来看,现在似乎只有湖北部分地区还有影戏茶馆存活着。

湖北影戏历史的最早纪录可能是明后期。如1992年修的《洪湖县志》曾引用了《傅氏宗谱》里面一段话:“万历五年(1578),户部尚书傅颐病,上特发币五十两,命道官建醮三日夜,唱皮影戏献供,先祖上疏谢,病寻愈。”[1]又如湖北大诗人“公安三袁”之一的袁宏道(1570-1623),在荆州龙堂寺看了影戏演出后,赋诗三首,题为《龙堂招提观影戏,精致妙解,此前未有,汪师中,龙君超皆有作》(诗略),可见湖北的影戏那时确实非常兴盛了。显然,其形成或传入时间当早于此。

湖北影戏茶馆大致是在清末民国初期出现,而后迅速发展。影戏茶馆在湖北分布也很广泛,基本上可以这么认为,湖北境内只要有影戏流布的地方,就会有影戏茶馆的存在,而且有的县市分布密度很大,如云梦县,现在该县的影戏茶馆除城内的五家外,据县文化馆原馆长滕德清介绍,在乡镇至少还有6家。[2]这次我们一共考察了十个影戏茶馆。下面根据我们的考察,对其做些介绍:

图一 梦泽影戏馆后台

湖北影戏茶馆的经营方式有两种:⑴.茶馆老板聘请影戏艺人坐馆,如桃市张沟镇老年人活动中心。茶馆的罗老板经营该馆已经有三年了,他本人不会唱戏,他一直聘请影戏艺人来坐馆。我们这次见到的是洪湖市曹市镇施港村李传山影戏班。该班自今年农历四月来一直在此演出,已经持续两个多月了。另外,天门市的天饮皮影社、天潜皮影馆也是这种经营方式。⑵.影戏艺人自己经营茶馆,如云梦县的梦泽影戏馆、云台影戏馆等。他们有的有自己的营业场所,有的则是租赁场地。现年56岁的梦泽影戏馆的老板秦礼刚(图一),20多岁时学唱影戏,出师后开始主要在农村唱戏,1983年时开始搞影戏茶座,至今已20余年。秦师傅的茶座现有五个人:他自己坐前台,操纵影人并演唱戏中所有角色;后台(即乐师)滕德清,他要演奏所有乐器(有小锣、云锣,铙、梆子、铜锣五件);服务员两个,秦师傅的老婆、儿子;卫生员一个(演出时也兼服务)。

影戏茶馆的经营范围。它的经营以看影戏为主,茶馆供应茶水,但不再另收费。少数茶馆老板为了增加收入也经营旅馆,供应饭菜等,如天门市雁鸣茶社,其服务项目除了影戏外,还有麻将纸牌、录像、食堂进餐、住宿等。其中麻将纸牌、录像电视每家茶馆都有,当然这些都是免费的,其开销都包括在一元钱的票价里(也有0.5元每人次)。由于演出是在午饭时间进行,因而也有的茶馆老板(或固定的小商贩)在演出时向观众卖点小吃。

那么,其效益怎样呢?笔者将湖北云梦县部分影戏茶馆的经营情况做了简单统计:

 

云梦县部分影戏茶馆经营情况简表

 

茶馆名称

经营方式

每天平均

观众人数

每年演

出天数

 

(单位:元)

每年接待

观众人次

年营业收入

(单位:万元)

梦泽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50

364

1

54600

5.46

云台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00

364

1

36400

3.64

南门河影戏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100

   364

1

36400

 3.64

秋水皮影茶馆

影戏艺人自己经营

80

364

1

29120

2.91

伍洛镇老年活动中心皮影馆

聘请艺人坐馆,老板还经营别的东西

120

360

0.5

43200

2.16

 

从上表可以看出,来这五家影戏馆看戏的观众每天均在500人以上,每年超过20万人次,而云梦县这样的影戏馆还有十几家。

每个影戏茶馆的演出时间都是固定的,或从11点到下午2点,或从1130到下午230结束,或由下午1点到4点。演出虽然是在中午时分,但一般在上午九点左右就陆续有观众来了。早来者或看电视(多播放地方大戏的戏曲片),或打牌搓麻将,或闲聊。影戏演出一般都是一场三个小时,有的中间不停顿,一直唱下去,有的戏班则将其分为上下两个单元,中间休息十到十五分钟。

影戏茶馆演出的剧目多是长篇历史传奇、公案故事,如在仙桃市张沟镇老年人活动中心坐馆的李传山戏班,他们从农历四月到六月二十四日,演的剧目分别是《下南唐》(演了七天左右)、《杨家将》(演了半个月左右)、《呼家将》(演了一个多月),接下来将演《呼杨合兵》,即如该馆影窗处一对联的上联所云“影杖人舞动说秦说楚说好说歹说冤说枉说合忠奸许多人”。这完全是适应观众的需要,因为来这里的绝大部分是老人,他们喜欢这种传奇历史;又因为观众群基本是固定的,所以需要连演,以让观众能完整的了解剧情。

图二 仙桃市张沟镇老年人活动中心(影戏茶馆)内景

影戏茶馆的设备可分为两大块:一是影戏演出需要的;一是作为观众娱乐休闲场所所需要的。前者与一般的乡村影戏演出差不多,只不过影戏台是固定的罢了;随着科技的进步,影戏班的设备也在更新,如都配有话筒、音箱等,但象国营剧团那种声光效果设备还是没有的。后者,一般是在一个三十――六十平方米不等的屋里,戏台前方摆上一些条凳,供观众看戏;后面或两侧摆放一些八仙桌,备好麻将、纸牌或扑克供来客娱乐(图二)。除桌椅外,茶馆再备上茶壶、茶杯、茶叶,一般是快开演时,茶馆开始为观众倒茶、添水;也有的茶馆没有服务员,老板备好茶水放一边,观众需要时自己倒取。

总体来说,影戏茶馆的设备是很简陋的。

到影戏茶馆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老年人,而且以男性居多(九成以上)。每个影戏茶馆都有较为固定的观众群,他们会随着茶馆的搬迁而转移阵地。如云梦县黄华田的 茶馆原本在北环路,在我们去采访的前几天才搬到刘畈路,他向我们介绍,这几天的观众并没有减少,来者仍基本是以前的老观众。通常情况下,除天气异常会影响他们的“出勤”外,多数人是不会落场的。由于影戏馆有较为固定的观众群,所以,茶馆每天的来客人数也是比较稳定的。多数经营者介绍,平时除天气原因,来的人基本差不多,如梦泽影戏馆每天150人左右,云台影戏馆100人左右。春节前后生意最好,少则多个2030人,多则有时会是平时的两倍。

图三 充耳无闻锣鼓声的“牌迷”

多数观众来茶馆还是来看演出的,但也有不少人醉翁之意并不在此,有的是退休后赋闲在家,闲着无聊,找个场合与他人交流,结识一些朋友;有的则是想找个娱乐、休息的地方。所以,戏开场后,仍有不少人在场内打牌搓麻将(图三),甚而在锣鼓声中酣然入睡。

 

我们不得不承认影戏在湖北部分地区确实很“红火”,也不得不承认影戏茶馆是一种合适的生存方式。所谓影戏的生存方式,笔者以为包括这么三个要素:生存环境、生存实践和生存价值。生存环境,范围广泛,包括影响影戏生存、发展的所有因素,大到政治、经济、战争、教育等,小到民间节庆、社区活动等,都有可能影响影戏的生存和发展。生存价值则是指影戏在一定的生存环境里能满足怎样的社会需要,这是决定影戏生存的第一位因素。生存实践则是指影戏根据社会需要,采取何种形式实现它的“功能”,简单的说,也就是影戏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以怎样的形式进行活动,从而实现体现它的价值。

影戏的生存价值,笔者以为主要是为满足“民间信仰”的诸多需求。康保成师认为“巫术中的招魂术是我国影戏的远源,而印度佛教‘以影说法’是影戏的近缘。”[3]这一论断揭示了影戏的起源与民间信仰的密切关系。影戏形成以后,它的这一生存价值就显得更为明白了。南宋周密讲到宋时农历二月八日为桐川张王生辰,震山行宫朝拜极盛,其时“百戏竞集”,其中就有“绘革社(影戏)”的表演,而且“三月三日殿司真武会,三月二十八日东岳生辰社会之盛,大率类此。”(《武林旧事》卷三又元人汪颢《林田叙录》言:“影戏彩纸斑斓,敷陈故事,祈福辟禳”。明末清初,广济人(今属湖北)张仁熙(1607-1691)有《皮人曲》一诗:

 

年年六月田夫忙,田腾草土设戏场。田多场小大如掌,隔纸皮人来徜徉。虫神有灵人莫恼,年年惯看皮人好。田夫苍黄具黍鸡,纸钱罗案看插泥。打鼓鸣锣拜不已,愿我虫神生欢喜。神之志矣翔若云,香烟作车纸做展。虫神嗜苗更嗜酒,田几少可今白首。那得闲钱倩人歌,自作皮人祈大有。[4]

诗描写的是驱蝗祭祀中,农民演出皮影戏的状况。可惜由宋至明,这样的史料实在是太少了,但我们通过那些语焉不详的记载还是可以看出,影戏的这一功能一直没有改变。入清以后,关于影戏的纪录日渐多起来,因而我们也就能清楚地看到把影戏当做酬神工具,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前面已提到的有湖北、河南,另外河北省,乾隆三十九(1784)年《永平府志》,载当地进入十月后,“赛祭宴享,竟尚影戏”,甘肃省,民国二十四年(1935)《重修镇原县志》,载该县“四乡,报赛喜演影戏”,辽宁省,民国二十六年修《海城县志》载当时民间“许愿”、“求雨”都要“演剧唱影以酬神”,莫不如此。

民俗是民间影戏生存的土壤,它正是紧紧围绕着民间习俗(信仰习俗为主)而产生发展的一种乡土艺术,诸如农村广野中的祈神祭祀、社村庙会、秋神报赛及村民家中的婚丧庆典、请神还愿等民俗活动,都离不可演出影戏,或以其为仪式,或以其热闹场面。

影戏虽然是为满足俗民的“信仰”需求而产生,但作为戏剧的一种,影戏也具有多重审美价值和审美功能。首先体现在故事情节、矛盾冲突、人物塑造等方面,同时,影戏作为一种特殊的戏剧样式,其影人、景片等的造型也是一些精美的工艺品,极具欣赏价值。影戏形成后不仅活跃在民间,而且也得到王宫贵族的喜爱,甚而出入宫廷,受到封建社会里最高统治者的赏识,杨维桢就在《送朱女士桂英演史序》提到南宋时“一时御前应制多女流也”,里面有“影戏为王润卿”。在构栏瓦舍和王宫贵府里的演出,观众更多的是把它当作一种艺术来欣赏了。清末民国初期,国内不少地方兴起了影戏茶馆,这也是影戏审美价值得到市民阶层认可的体现。

另外,影戏也具有教育、教化功能。中国戏曲由于受儒家传统文学思想观念的影响,一直将不忘其社会教化之职责。元末高明在《琵琶记》卷首即称戏曲创作“不关风化体,纵好也徒然”,又说“只看子孝共妻贤”。影戏也如此,一方面上演一些有关忠孝节义的剧目,如敷衍目连救母故事的《忠孝节义》、宣扬守节的《双官诰》、歌颂忠臣不畏权贵的《砸銮殿》等,另一方面则是艺人常在剧中添入一些伦理道德的说教,还有影人的造型也寄予了人们的褒贬,宋时影人的制作便“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盖亦寓褒贬於其间耳。”(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百戏伎艺”)现在民间艺人仍是如此。关于影戏的教育教化功能,祖籍河北滦县的美籍华人秦振安博士论到:

 

中国皮影戏,从外型上说固是一种娱乐,但以其内容多系取材于我国历史故事,而故事内容均以表彰忠、孝、节、义,贬斥奸、险、邪、恶为目的,故无形中有着教育民众及发扬正气之效果。以往我国乡民,虽未接受学校教育,但他们对于我国历史文化,均具有或多或少的概念,而最难能可贵者是,他们对于忠、奸、义、利之辨,亦大多具有清楚的认识。在皮影戏盛行地区,我们可以武断地说,大半是皮影戏潜移默化的结果。皮影戏寓教于乐,影响深远,因此我们如誉之为一种传播祖国历史文化的有力媒介亦不为过。[5]

 

今天,不少地区如河北唐山、甘肃宁县、陕西华县、华阴县等地批量制作影人景片,将其作为精美的工艺产品生产。这虽属于与影戏相关产品的开发,但没有“戏”所包蕴的价值,故不再本文讨论之列。

既然影戏的生存价值是多方面的,那么影戏的生存方式也应当是多元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首先,在民间(农村尤甚)为人酬神还愿的影戏演出,是影戏最主要的生存方式。其次,有唱堂会。如旧时北京的影戏,主要是应小康之家的喜庆堂会――生日寿筵、满月喜宴等,在农历三、四月里,那些有闲有钱的人家就请影戏班到家演出,久者可连续一个月。[6]再次,有家班。以前,常有些王府和富豪之家蓄养家班,供自己娱乐或交游之用。李脱尘提到康熙五年(1666),北京“礼亲王王府竟有八个食五两俸禄,专管影戏的人”[7]。河北省乐亭皮影在国内小有名气,该县清代后期出现了不少由当地富绅创办的家班,影响较大的有由“京东第一皇庄”创办的崔家大班,由“京东第一富”“老二合”堂创办的京东刘家班等。[8]最后,还有在“构栏瓦舍”、“酒楼茶馆”演唱等生存方式。

由宋历元而明清,数百年间虽然有数代王朝的更替,但其社会制度、经济基础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也就是说影戏的生存环境改变不是很大,所以它的生存方式变化也不大。但1911年后,中国的社会制度在短短的三十几中却发生了两次根本性变革。尤其是社会制度、经济基础、意识形态等都发生了巨大变革,这无疑影响到了影戏的生存方式。以影戏班社的组建、经营方式为例,1949年以后,国内影戏班社大概有下面几种:国营专业剧团、集体所有制县办剧团、工矿企业业余剧团、民间职业班社和民间业余班社五类。

很显然1949年以前,没有第一、二类影戏班社;当然,王府、富豪之家的家班,1949年后也彻底宣告了它的结束;还有唱堂会,在新中国也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至于在民间为人酬神还愿的演出,总体来说受到的冲击就更大了。车文明师指出“赛社(泛指民间祭祀以及世俗化、民间化了的官方祭祀)献艺是中国古代公共性戏曲活动的主要方式”,是“中国戏曲生成与生存的基本方式”。[9]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些与影戏演出活动密切相关的民俗事象都遭到了“破坏”:科技的发展,农民以前靠天吃饭的状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如发生虫灾,马上有相应的农药投入使用,而且灭虫效果极佳;旱灾,因为五、六十年代,国家和政府大兴水利,所以一般的灾情有水利的灌溉可以得到解决,而人工降雨更使广大俗民明白了科学的重要意义;医学的发展,不仅人的许多病可以药到病除,而且许多牲畜的瘟疫也可以预防、治疗。

那么中国影戏真的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的地步了呢?

从我们的调查来看,当然不是这样。湖北的艺人(或经营者),他们抓住了影戏观众老龄化的特点,在老人身上做文章,开设影戏茶馆,为他们休息、娱乐、交流提供一个场所。这样,影戏茶馆就以为广大老年人所喜欢的艺术形式(影戏、说书等),低廉的消费(票价5毛或1元)赢得了许多观众。

图四 李存义戏班在界山庙演出的戏台

而湖南省平江县的影戏仍坚持在民间“酬神还愿”,演出也较频繁,艺人效益也不错。2005813日晚,我们在梅仙镇玳璋村看了村民易维民(男,34岁)为生小孩事还愿而请唱的一场影戏。易先生介绍,戏是2001年许的,那时她妻子在生了二胎后,又怀孕了,他担心妻子“病胎”及分娩时出现意外,而许了一本戏。第二年妻子顺利生产,而且喜添男丁,所以他在四年后来还愿,请来了附近郑能的戏班唱影戏[10]。第二天晚上,在平江县郊区界山庙,我们看了李浅明(梅仙镇青桥村人,63岁)为保家人平安而许的愿戏。李先生向我们介绍,他家有七口人,为保家人平安花了70元钱,今年农历七月初一在庙里许了一本戏。那天,他将钱交给了庙里主管,由庙里安排唱戏的事(该庙近段时间来一直是李存义戏班在“服务”)。[11]梅仙镇团山村影戏艺人郑能告诉我们,该镇现在活跃的戏班除自己外,至少还有李存义、朱救民等四家。他们的演出效益都不错,自己近年来每年还能演150200场。[12]而李存义戏班,效益则更好,他们每年有二百八九十天在外唱戏,要唱近500本戏(一般是一晚唱一本,有时一晚唱两本),且大部分是在庙里唱“愿戏”,如今年我们去采访时,他的戏班已经在界山庙里唱了两个多月了的“愿戏”(图四)[13]

图五 望城县马路边的影子戏广告

又如湖南的望城县,该县活动可能整体上不及平江县,但这里的演出也主要是为民间酬神还愿、祭神祀鬼演出。望城县黄花塔乡港子塘村的王碧元介绍,该县还有六个在活动的影戏班。他说其它班一年能唱多少戏他不是很清楚,但他自己一年有二百五十多天在唱戏,一年要唱三百五六十场。每年的七月至八初一是旺季。“七月半”(即中元节)前后,因为许多家庭(家族)要演“祭祖戏”,所以生意特别好,有时一天演四、五场,甚至六、七场(一场时间并不长,一个小时左右,但戏价高),而八月初一是当地俗神代公菩萨生日,也有许多请唱戏的。[14]根据王碧元的提示,第二天我们来到了望城县高塘岭镇裕农村长塘组,采访了张建中。张师傅介绍,他近年来一年一般能唱一百七八十场,去年唱了一百五十场,但今年唱得还不多,生意主要在“七月半”前后。[15]或许,影戏班之间的竞争大,所以,我们在路边见了两处别的地方没有见过的影子戏广告(图五)。

据中山大学张君博士考察,四川省阆中市王文坤皮影艺术团,2003年与成都创立广告公司签约协作,打出“千古一戏,川北皮影”文化品牌。目前影响较大,王家兄弟以杜家大院为基地,结合当地的旅游和民俗,根据观众情况进行表演,每人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这是一个探索影戏生存方式较为成功的例子,但是这样的例子极少。

 

影戏茶馆这种生存方式在湖北部分地区是适合的,民间酬神祭祀演出也仍然是平江县影戏生存的主要方式,王文坤皮影艺术团走与旅游相结合的道路,也是一种生存方式,部分国营剧团如河北唐山皮影团开拓国外市场过得“红火”,也是影戏的一种生存方式。也就是说,影戏的生存方式是多元的,而且每种方式都有成功的例子。所以我们以为地方影戏如果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合适的生存实践,是有可能谋得生存和发展的。

 

附录  2005年湖北省影戏茶馆考察行程、采访对象

 

影戏茶馆名称

经营者

考察时间

采访对象

仙桃市张沟镇年人活动中心

罗老板

729

演员李传山夫妇、罗老板、观众三人

天门市天潜皮影馆

郭金芳

817

郭金芳、演员魏孝严等、观众二人

天门市天饮皮影馆

潘建平

81

演员张美兰夫妇、潘建平、观众一人

天门市雁鸣皮影茶馆

汪雪庭

86

汪雪庭夫妇(二人均是演员)

云梦县梦泽影戏馆

秦礼刚

8910

秦礼刚(亦是演员)、演员滕德清(原县文化馆长)

云梦县云台影戏馆

程林柏

810

程林柏(亦是演员)、观众二人

云梦县秋水皮影茶馆

李兴平

811

李兴平(亦是演员)

云梦县南门河影戏馆

刘成立 

811

刘成立(亦是演员)夫妇、刘子刘念加(13岁)

云梦县刘畈路黄华田影戏馆

黄华田

812

黄华田(亦是演员,前台)

云梦县伍洛镇老年活动中心

方姚香

813

艺人徐大才、老板方姚香

 



[1] 湖北省洪湖县地方志编篡委员会《洪湖县志》,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页476

[2] 采访时间:200589日;采访地点:云梦县梦泽影戏馆。关于湖北影戏各影戏茶馆的信息,系综合许多被采访者的口述后整理,为行文简洁,不一一注明。信息来源见附录“2005年湖北省影戏茶馆调查行程、采访对象表”。

[3] 康保成《佛教与中国皮影戏的发展》,《文艺研究》20035期,页87

[4] 邓之诚《清诗纪事初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65年版,页192

[5]秦振安《中国皮影戏之主流――滦州影》,台北:台湾省立博物馆出版部,1991年,页10.

[6] 翁偶虹《北京影戏》,《北京艺术》1983年第4期页14              

[7] 李氏之书已经散佚,此说为顾颉刚引用。见顾颉刚《滦州影戏》,《文学》1934年第2卷第6期,页1230

[8] 克编著《冀东皮影史专辑》,即《唐山戏曲资料汇编第三集》内部资料,1988。页7780.

[9] 车文明《赛社献艺:中国古代戏曲的生成与生存基本方式》,胡忌主编《戏史辨(第二辑)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1年版,页90-91

[10]采访时间:2005813日晚上;采访地点:平江县梅仙镇玳璋村“道林祀”庙里。

[11]采访时间:2005814日晚上;采访地点:平江县郊区界山庙庙里。

[12]采访时间:2005813日下午;采访地点:平江县梅仙镇团山村郑家组郑能家。

[13]采访时间:2005814日上午;采访地点:平江县城关镇城西界山庙。

[14]采访时间:2005715日中午;采访地点:望城县黄花塔乡港子塘村的王碧元家。

[15]采访时间:2005716日上午;采访地点:望城县高塘岭镇裕农村长塘组张建中家。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