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试论元曲中“羊”、“酒”的婚俗文化功能  

2007-07-04 22:54:35|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中南大学学报》2007年第1期

 

试论元曲中“羊”、“酒”的婚俗文化功能

李跃忠

摘要元曲中有很多与“羊”、“酒”[]相关的情节。文章在梳理元代散曲、杂剧、南戏的基础上,指出元曲中有五个场合使用“羊”“酒”:⑴作为食物、饮料而言;⑵一般的喜庆场合;谢仪或致歉的财物;⑷用作安慰亲友的财物;婚嫁聘礼。我们从民俗学的角度解读了最后一点,“羊者,祥也,群而不党”;“酒”者,“久”也,都表达了人们对美好婚姻的祝福和愿望,同时也寓有一定的巫术意义。

关键词元曲; “羊”“酒”; 婚俗;聘礼;文化功能; 巫术意义

 

元曲中,大量出现“羊”和“酒”。笔者在梳理元代散曲、杂剧、南戏的基础上,以为元剧中“羊”和“酒”主要用于以下五种场合:

1.作为食物、饮料而言。这种情形是最多,最常见的。限于篇幅,不赘引。

2.用于一般的喜庆场合。如白朴《墙头马上》杂剧第四折结尾,在李千金答应了裴家的请求后,“尚书云:‘今日夫妻团圆,杀羊造酒,做庆喜的筵席。’”又如高茂卿《翠红乡儿女两团圆》第二折:“俞循礼云:……我如今泼天也似家私,无边际的田产物业。争奈寸男尺女皆无。谢天地可怜,如今我这大嫂腹怀有孕,十个月满足,将次分娩。……我若到的家中,杀羊造酒,做个庆喜的大筵席。……”相似的话语、情节也出现在该剧的第四折中,另如高文秀《好酒赵元遇上皇》第四折、石君宝《秋胡戏妻》第四折中也都有。

由于元曲作品中普遍地使用“羊”、“酒”作为喜庆的礼物或辅助物,所以“便当杀羊造酒,做个大大庆喜的筵席”一语,在元杂剧中几乎成了一句惯用语。

3.用作谢仪或表示歉意的财物。这种情形不多见,用作谢仪的,杂剧如高茂卿《翠红乡儿女两团圆》第四折一段对白:

 

王兽医云:叔叔你欢喜么?

正末云:可知欢喜哩。

王兽医云:……认了你个生身父母,俺牵羊担酒却拜谢俺俺那养育爷娘。

 

又如康进之《李逵负荆》第四折、戏文《荆钗记》第七出等都有这样的话语。

表示歉意的,如白朴《裴少俊墙头马上》第四折,尚书云:“我如今和夫人、两个孩儿牵羊担酒,一径的来替你赔话,可是我不是了。左右,将酒来,你满饮此一杯。”

4.用作安慰亲友的礼物。

这种用法极少,只出现在少数民族作家女真人李直夫的《便宜行事虎头牌》杂剧中,其第三折:

 

老旦哭云:老相公,我说甚么来,我着你少吃一钟儿酒。

老千户云:老夫人,打了我这一顿,我也无那活的人了也。老夫人,有热酒筛一钟儿我吃。

正末云:经历,到来日牵羊担酒,与叔父暖痛去!

 

该剧第四折还有两处提到以羊酒“暖痛”。按,“暖痛”是我国古代的一种风俗,是指某人受了杖责后,其亲友备下酒食以安慰他。

5.用于婚嫁的聘礼。

这种情形在元曲作品中,较为常见,仅次于第一种情况。从关汉卿《救风尘》中,赵盼儿的“风月手段”,我们最易明白“羊”“酒”作为聘礼的习俗。剧的第三折周舍见赵盼儿下了毒誓、重咒后,忙叫摆酒定亲:

 

周舍云:小二,将酒来。            正旦云:休买酒,我车儿上有十瓶酒哩。

周舍云:还要买羊。                正旦云:休买羊,我车上有个熟羊哩。

周舍云:好,好,好,待我买红去。  正旦云:休买红,我箱子里有一对大红罗。

 

赵盼儿以“风月手段”终于让周舍写了休书,但周舍随即就发现上了当,又狡猾的从宋引章手中夺回了已被赵掉了包的“休书”,并凶悍地对赵盼儿宣称赵也是他的老婆,二人就此展开了“口斗”:

 

周舍云:你也是我老婆。    正旦云:我怎么是你老婆?

周舍云:你吃了我的酒来。  正旦云:我车上有十瓶好酒,怎么是你的?

周舍云:你可受我的羊来。  正旦云:我自有一只熟羊,怎么是你的?

 

关汉卿的其它剧作也有这种用法,如《窦娥冤》第二折【斗虾蟆】、《鲁斋郎》第二折【一枝花】等。除关作外,元代其他作品,如王实甫的《西厢记》第五本第三折【越调·斗鹌鹑】、李文蔚《燕青博鱼》第四折、秦简夫《晋陶母剪发待宾》第四折、石君宝《秋胡戏妻》第二、四折等等都有。

当然,某些场合“羊”、“酒”的出现可能也有双重意思。如第三点所引裴尚书之言,“我如今和夫人,两个孩儿牵羊担酒,一径的来替你赔话。”裴尚书这样做,一方面是因自己以前对李千金有过过激的言辞,现在来“赔话”(认错、赔礼),另外就是赉这些礼物到洛阳来向李家下聘礼求婚。

由上面所举,可看出“羊”“酒”在元代是有着丰富蕴涵的一种民俗事象。本文拟探讨其在第五个方面,即用于婚嫁聘礼方面的民俗意义。

 

国古代社会非常重视婚姻,因其“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礼记·昏义》)。由于重视,故对婚姻的礼节也就非常看重,也就产生了许多富有民族特点的婚俗。无论那种婚俗,“礼”是不可或缺的,中国最初是“用雁”作“礼”。这是因为大雁“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子之时;又取飞成行,止成列,明嫁娶之礼,长幼之序,不逾越也。”(班固《白虎通·嫁娶篇》)也就是希望男女双方对爱情、婚姻的忠贞和“长幼有序”。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雁”这种象征意义的礼物逐渐走向金钱意义的实物,并有趋奢侈之势。

在人类婚姻史上,不同时期,不同民族、地域的人们所使用的“礼”是并不相同的。它们物体不一,丰俭有别,仪式迥异,但许多聘礼都有象征意义,或取其吉祥,或寓意祝福,而且在仔细考察之后,还可发现许多“礼”都透露出浓浓的巫术思想。

在婚俗中用“羊”、“酒”,据《晋书·礼乐志》第十一可知“自汉末始”。到后汉,百官纳彩,所用礼物凡三十种,杜佑《通典》卷五十八《公侯士大夫婚礼》引后汉郑众《百官六礼》曰:“其礼物凡三十种。”其中,有羊有酒。可见,在婚俗中使用“羊”、“酒”的历史是比较久远的。杜佑又载每物“各有偈文,外有赞文各一首。”其偈文为:

 

总言言物之印象者,玄象天,法地。羊者,祥也,群而不党。雁则随阳。清酒降福。白酒欢之由。粳米养食。稷米粢盛;蒲众多,性柔。苇柔之久。卷柏屈卷附生。嘉禾须禄。长命缕缝衣。延寿胶能合异类。漆内外光好。五色丝章采,屈伸不穷。合欢铃音声和谐。九子墨长生子孙。金钱和明不止。禄得香草为吉祥。凤凰雌雄伉合俪。舍利兽廉而谦。鸳鸯飞止须匹,鸣则相和。受福兽体恭心慈。鱼处渊无射。鹿者,禄也。知反哺,孝于父母。九子妇有四德。阳燧成明安身。……

 

这些偈文利用汉语的谐音,而表达出了对爱情婚姻的美好祝愿和愿望,如“羊者,祥也”,“鹿者,禄也”等,其祝愿意义是非常明了的。笔者以为“酒”,其实也谐“久”,有寓意对未来新人爱情婚姻天长地久之祝福。如果再留心一下,便会发现这些财物的选用具有非常浓厚的巫术思想。

    “羊”崇拜,在我国很早就存在。《山海经》卷一载录有一些长相奇怪,有特异功能的羊:“东三百里,曰基山,其阳多玉,其阴多怪木,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佩之不畏。”又中国古代祭祀也多以“羊”为牺牲,这在《山海经》、《仪礼》里都有记载。婚俗中以“羊”为彩,显然受了这些影响的。当然,除此外,还有“羊者,祥也”的吉祥,及羊之“群而不党”的品性。“羊”群居但不结党,不袒护,能与同伴和睦相处,性格温顺。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总结出所有的巫术都遵循着共同的原理——交感原理。交感巫术根据不同的巫术理念,又可分为顺势巫术和接触巫术。前者基于“相似律”而出现,巫师以为“能够仅仅通过模仿就能实现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后者基于“接触律”,巫师认为“能通过一个物体来对一个人施加影响,只要该物体被那个人接触过,而不论该物体是否为该人身体之一部分”。[]19婚礼中用“羊”正是借助交感巫术的原理,希望女子如羊一样温顺,贤而不妒,能与家人和睦相处。

又中国古代巫、医不分,人们发现羊肉具有补肾、保暖、增加性欲等功能,是性食疗和治疗阳痿的食品,因而也产生了以淫羊肉来增进男女性功能的巫术。《太平御览》卷九0二引古本《博物志》,就记有一条这样的巫术材料,曰:“阴夷山有淫羊,一日百遍。不可食,但著床席间,已自惊人”,另该段文字还记载了如何炮制“淫羊脯”的方法及服药后的解法,字里行间都可看出其巫术意味。显然,婚俗中以“羊”为“礼”,是有这些含义的。故婚俗中的“羊”礼是具有丰富的民俗文化意蕴的。

 “酒”是古代祭祀中一种不可缺少的醴物,日常生活中,人们饮少量的酒事实上也是有益于人的身体之健康的。这大概也就是偈文“清酒降福”,“白酒欢之由”之本意了。“酒”也具有巫术作用,常用于驱鬼镇邪等法式中。

酒既是巫术活动中的重要辅助物,也直接用于巫术、法术过程中。巫师(术士)在利用超自然力量进行各种活动,一般来说他的活动过程是离不开酒的。巫术用酒或是利用鬼魂喜酒、好酒的弱点,诱使作祟的凶煞恶鬼离开对象;或是利用酒的驱邪除恶功能,直接驱赶凶煞恶鬼。前者是原始人“以己感物,以己观物”之思维的反映,人们以为神鬼跟人一样,会将酒视为最好佳酿;后者是从生活经验出发,人们发现饮酒后使人血气沸腾,大量饮后还有致幻的功能,又酒有消炎杀菌、消除生理痛苦和心理负荷等作用,故而将其扩展并用于巫术、法术之中,尤其又是巫师在行法式时。如广东连南瑶民以为,人患病是由于恶鬼做祟,故备小鸡一只,米一斤及香纸、酒等物,请一名巫师在路头作法,以驱鬼治病。如一次不成功,再如是行法,到第三次时,则要请三名巫师感鬼,他们每人前面放一碗肉,一碗酒,边吃边喝边念经,以示赶鬼。[②]679

著名民俗学家黄石,于《婚姻礼节的法术背景》一文,在分析了结婚戒指、交杯酒等习俗所透露出的巫术意识后,指出:

 

此外其他种种礼式仪注,果而一一寻根究底,我相信无一不带有法术的色彩。归纳言之,这些法术不出两个用意:第一,因为相信新人特别易招危险,故用种种方法,保障他们的安全;第二,结婚的主要目的,在养儿育女,“百子千孙”,故用种种法术,增长新婚男女的生殖能力,好叫他们能够担负“蕃殖尔类”的大使命。[③]175

 

总之,婚俗中的“羊”“酒”,除了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爱情婚姻的祝福和愿望外,也有很明显的巫术意义。

 

婚俗中的“羊”、“酒”,首先是汉代宫廷百官上层社会“纳彩”的规制,以后各朝虽有所变更,但用羊用酒则一直得到传习,如《晋书·礼志下》、《隋书·礼仪志四》等都有记载。后来此俗慢慢流向民间。宋代据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巻五“娶妇”条载:“凡娶媳妇……下定了,即旦望媒人传语。遇节序,即以节物、头面、羊酒之类追女家,随家丰俭。”民间就是如此。元代情况如前所引,明清两代,尤其是清代,见之于地方志的记载就更多了(详下)。

由于地域的关系南方少羊,所以在明清的方志中南方婚俗中用羊的情况非常少见,而代之以鹅鸭、槟榔等物。北方则基本仍因旧俗,如北京大兴县纳徴时,夫家要“为新妇冠髻,币用色缯以及钗钏、羊酒、羹果之属”④〔32,天津的武清县在婚礼中,也要“先用羊酒为定礼” ④〔65,河北的大名县“士人通媒,用启纳币,佐以羊酒” ④〔428,山西的屯留县在定婚之日,“士大夫家用羊、酒、果盒、鸡禽之类” ④〔635。到民国时期仍如此,如河北的张北县在纳徴时用送“碰门羊”(即两只活绵羊)④〔145,山西的安泽县在问名时,要“具羊酒、食盒,倩媒氏转达” []646

戏剧与民俗的关系,较之其它任何文学形式都显得更密切。我们知道戏剧的起源、形成、传播、衰落都与民俗活动,如民间的迎神赛社、祈祥驱祟等活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戏剧的创作也深受民俗文化、民俗传承的影响,许多民间传说、故事、歌谣就被剧作家改编,或被他们糅进作品之中,而民俗观念对作家创作的影响更大。因此,在解读戏剧作品时,就不能象诗词、小说、散文那样局限于人物形象、人物性格、矛盾冲突等的论述,而应多视维的去进行。学术界以前在分析赵盼儿(关汉卿《救风尘》)得胜的原因时,多从赵盼儿的性格入手。毋庸质疑,这确实是赵盼儿取得胜利的重要因素,但剧中有关“羊”、“酒”的习俗,提醒我们在分析这个问题时,不应忽视周舍这位“恶人”败北后对习俗的“自觉”遵守。我们要看到民俗习惯对人们心灵、精神的制约、控制作用。[]104-106

 


本文为湖南省普通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古代文学与社会文化”资助项目。

[]本文探讨的“羊”和“酒”,有不同的组合形式,如“羊羔酒”、“美酒肥羊”、“牵羊担酒”等,但二者须连用,其它像曲牌【牧羊关】、【山坡羊】等之“羊”则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参考文献

[] []詹·乔·弗雷泽.金枝〔M.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

[] 徐华龙主编.中国鬼文化大辞典〔Z.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1994.

[] 黄石.黄石民俗学论集〔C.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9.

[] 丁世良、赵放.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华北卷)〔Z.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89.         

[] 李跃忠.关于《救风尘》的一点民俗学思考〔J.零陵学院学报.20035.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