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论中国影戏“例戏”之文化功能》   

2008-10-18 07:09:25|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社科版2008年第6期

 

李跃忠

(湖南科技大学 人文学院 湖南 湘潭 411201)

 

摘  要:中国影戏在上演正戏之前,一般都会要先演出一段仪式性的“例戏”。各地影戏“例戏”的演出时间长短不一,形式也繁简有别,其剧目也要视场合不同而选择,但无论何种形式,何种场合的“例戏”演出,其文化功能都是一样的,或恭请神灵为俗民祈福纳祥,祛邪禳灾;或是借其超度亡灵。

关键词:中国影戏;例戏;文化功能;演出目的

影戏在唐末五代形成后,一直得以传承,而且流布地域极为广袤,据笔者统计,历史上或现在仍有影戏踪影的有包括北京、河北、东北三省、山陕、甘肃、宁夏、新疆、云贵川、两湖、河南、安徽、浙江、江苏、广东、台湾、福建、香港等地在内的28个省市和一个特别行政[1]204-206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影戏形成了许多演出风俗,其中一些受所在地人文风情的影响,而富有地方色彩。

“例戏”演出,即是影戏丰富多彩戏俗中的一项。“例戏”是指在上演正戏之前,演出的带有仪式性的短剧,也叫“扮仙戏”、“吉庆戏”、“帽儿戏”,常见的剧目有《八仙贺寿》、《天官赐福》、《三星赐福》等。“例戏”属于仪式剧,但它和傩戏、目连戏、醒感戏等仪式剧有明显的区别,也和“戏俗”中的“打台戏”、“破台戏”、“扫台戏”等仪式性短剧有别。

笔者经过数年的积累,目前已搜集有近30种影戏的“例戏”剧本,包括甘肃的《天官赐福》4种、《三仙上寿》1种,湖南《三星赐福》1种、《天官赐福》5种,河北《天官赐福》2种、《庆八十喜影词》1种、《生子喜影词》1种,安徽《大天官》1,辽宁《三星赐福》1种、《天官赐福》1种、《状元及第》1种、“接灵戏”1种,山东《上八仙拜寿》1种,河南《天官赐福》1种、 《三星拜寿》1种,陕西《天官赐福》1种、《八仙上寿》1种、《埋人戏<十白>1种,台湾扮仙戏3种等。

从笔者所收集的各地影戏“例戏”剧目来看,以《天官赐福》最为普遍。这些固定的传统仪式剧目,内容一般和“正戏”没有什么内在的必然联系,但和当时的演出场合有着关系。影戏例戏演出在剧目上可分为‘喜庆’和‘丧仪’用两大类。其中有的喜庆类剧目可以通用于除外丧仪的各种场合,如《天官赐福》、《三星赐福》、《九星献瑞》、《三星献瑞》等,举凡庙会、求神、谢神、生子、婚娶、功名等都可用,但也有些是专门为某场合创作的,如《天仙送子》用于小儿满月、生日,《状元及第》用于取得功名等。至于丧仪则不宜搬演喜庆类剧目了,而另有其它特用于这种场合的例戏如《十白》等。[2]117-119

从这些剧本来看,各地“例戏”相差是比较大的,有时即使是同一剧名的剧目,其篇幅也或长或短,唱词、念白也不完全相同,有的甚至没有一句相同的,如湖南平江县李存义影戏班演出的《天官赐福》抄本不足四百字,而河北、北京一带民国时期影戏班搬演的《天官赐福》却超过了九百字;另据笔者考察,各地例戏的演出时间安排,长短、演出形式和过程也有较大差异,有的是白天唱“亮影”,有的是在“开台”的第一晚“正戏”演出前搬演,有的则是在“正日子”(如邀班演出3天,则第2天为正日子;5天则第3天为正日子,依次类推)演出。但不管其形式有怎样的差异,其演出目的和功能却基本是一致的。 

 

总体来说,“例戏”剧目剧情简单,但场面通常很热闹,演出时间不长,是一些“滞留于民间的以驱凶纳福为宗旨的祭祀仪式及其相关的故事化表演”。[3]54影戏“例戏”的文化功能大致说来有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沟通神灵,构建一个人神共在的场景,从而以达到演出的目的。

影戏的起源、形成和发展,其首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人的娱乐、审美,而与人类的种种信仰需求密切相关。从其有历史纪录以来,“酬神还愿”的演出就一直是影戏的主要生存方式。

影戏艺人为了“实现”请戏主家“酬神还愿”的目的,必须要举行一些仪式,有的是设坛请神,有的向天庭、神界发“文”,有的则是通过搬演“例戏”来达到。当然,更多的是以上仪式都要一一“演练”。以陇东南影戏演出为例,当地无论何种形式请戏,其缘由不外还愿、祈福、喜庆三项。影子戏每到一处,村庄请的一般演出三天,家庭请的一般演出一天。开戏时,“敬神焚经方”是第一项仪程。要设一个小神龛,摆上香烛及食物等供品,食物供品种类不一,但一只活鸡则是必需的。香烛点燃后,艺人们则秉承请戏还愿者之意,一面向神祷告,一面焚烧自己印制的“经方”。焚烧“经方”后,首演剧目必为《天官赐福》《天官赐福》的演出只有说白和动作表演[4]19,“实际上仍是一种请神仪式,只是由神龛转移到‘亮子[4]21”。台湾影戏艺人张春天也说,“扮仙”的目的有二,其中之一就是“人神沟通,在祈神赐福与还愿谢神[5]57也就是说,“例戏”的搬演,主要是为将“神”请下来,以向其表达主家对他“显灵”的谢意,或向其申述主家请求,希冀得到护佑,或请其引荐亲友亡灵升上天堂。需要说明的是,如果演出不是在神庙前,那把“神”请来后,还需设专门神堂将神的神像或神位供于戏台对面,直至演出结束送神为止。意即整个演出期间,“神”是和人一起在看戏的。

第二、祝福、赐福功能。

影戏每到一个新台口,照例都要请神,搬演“例戏”,其中《天官赐福》是大部分地区都有的一部重要神戏。该剧在不同地区,甚至同一地区不同戏班所演的版本都不一样,篇幅或长或短,形式或繁或简,唱词念白也是千差万异,但目的却相同,即恭请三官降临人间,给“信士”、“香民”赐福。下面这出《天官赐福》是笔者目前搜集的年代最早的一个,民国十年(1921)曾由上海大成书局石印刊行。2005727日,笔者同窗郑劭荣博士等在河北迁安县郭文家考察时,也用相机拍有一本《天官赐福》抄本,笔者经过整理,发现它和大成书局的本子是基本相同的(少数词句有出入),可见,这出例戏当是流布在河北一带的。兹摘部分唱词如下:

出三仙:上元赐福到人间,中元赦罪降下凡,下元解恶主吉兆。护庇人间祥瑞添。吾乃上元赐福天官,吾乃中元赦罪地官,吾乃下元解恶水官。合曰:今奉玉帝旨下凡赐福。公曹,圣寿,驾云前往。尊[]法语。

三官合唱:云拥旌旗离法坐,仙乐迎空下天宫。敕命三元临凡界,护庇人间万事兴。天地阴阳重交泰,日月星辰复光明。皇王万寿国兴旺,祯祥降邦文武忠。官居国家多加禄,位列三台受五封;士农工商田园广,春种秋收五谷丰;买卖之家多得利,大发财源运亨通;手艺之家添兴旺,衣食足用也升腾。上下之中分三等,贵贱穷通命中生。上等之人为大贵,公侯伯子指日升;中等之家为大富,满门吉庆福千重,一家和气丰衣厚,堆金积玉福万重;下等之人也兴旺,衣食足用不受穷,五色祥云临凡界。

白:招财、利市,那到有福之家,赐他年年吉庆岁岁平安。遵法旨。

合唱:招财利市速来降,望着善门把口开。年年吉庆长康泰,事事如意称心怀。斗柄回寅朝朝庆,千祥云集福门开。老迈年高多加寿,幼子顽童乐自来。少子之家休忧虑,今日送与小英[]孩。贫穷之家不乏困,上方今日赐宝财。昨日彩风春至,今日天官赐福来,招财利市把福赐。……

唱:三元大帝来赐福,望着善门把福添,事事如意多吉庆。又赐善门禄千千,又赐善门财源广,又赐善门件件全,又赐善门福万年,又赐善门多得利,又赐善门福寿全,又赐善门田园广,天下太平万人欢,又赐善门常康泰,富贵荣华万万年,又赐善门年年庆,一元复始大团圆。……[6]1

这出“例戏”充分表现了广大农民们希望得到神的庇佑,摆脱困境,过上人丁兴旺、衣食无忧、健康快乐、幸福美满生活的强烈愿望。又如甘肃庆阳一带的影戏《天官赐福》亦如此:

天官:……待吾赐福上来:香在炉中蜡在台,花在瓶中自己开,常年累月多茂盛,天官赐福降临台。一炷信香磕上苍,保佑人等都安康,风调雨顺两兴旺,国泰民安粮满仓。赐福已毕,将吾的如意留在此地,保佑常年富贵,万事如意,户户平安,六畜兴旺。大的无灾,小的无难。牛羊马匹,低头吃草,抬头长膘。狼来缩口,贼来迷路,恶人远离。清风细雨,落在田苗以上;恶风暴雨,泼在旷野深山。一籽落地,万籽归仓。只见东南角上祥云飘飘,……

刘海上场,吟诗云:……刘海开始撒钱:一撒风调雨顺,二撒国泰民安,三撒人丁兴旺,四撒大发财源。撒钱已毕,神王面前交旨正是。

天官云:……,庄前庄后,庄左庄右,瘟荒染疾,小儿痘口,不祥之兆,打在吾的袍袖内边,带上三世三间,神王面前交旨正是。[7] 4-5

以上所说几乎都是吉利、吉祥之言,祝福的话语,当然更关键的是此乃“神”的旨意,所以俗民听了以后,自是会“心花怒放”,并期待着这一切的实现,它满足了民众的求吉避祸心理。

第三、驱邪、禳灾。

在论述这个问题之前,先看下面三则出版逸事:一是1920年赵少和、胡绳荪在编辑《湖南戏考》时,二人对《海屋添筹》一剧有这样一段编辑语:“《海屋添筹》一剧,《十三福》之变相也。无非增入八仙、王母、十二花神、文武麻姑、东方朔等,互相赞美,以博社会欢迎。溯其原始,实缘湘人醉于迷信。故编剧诸君,大放异词,一时《十福》、《三星福》、《万寿山》、《普天同庆》风行全省。各湘剧班亦借此推广营业。本考因言语吉利,故列于首,以供阅者。”二是1921年上海大成书局出版了一套影戏剧本《新编绘图影词四十八种》,很有意思的是编者在最开头也依次是排印《天官赐福》、《天仙送子》和《八仙庆寿》三剧。三是2001年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出版大型《俗文学丛刊》一书时,编辑小组在第一卷开始影印了徐延昭面谱、关公脸谱,接下来又影印了高腔《多福寿》全本、昆曲《麒麟阁》之《激秦三档》、《牡丹亭》之《冥判》。英国著名人类学家弗雷泽在广泛考察世界各地的巫术事象后,总结出所有的巫术赖以建立的思想原则,归结为下面两个方面:“第一是‘同类相生’或果必同因;第二是‘物体一经互相接触,在中断实体接触后还会继续远距离的互相作用’。前者可称之为‘相似律’,后者可称作‘接触律’或‘触染律’。巫师根据第一原则即‘相似律’引伸出,他能够仅仅通过模仿就能实现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从第二个原则出发,他断定,他能通过一个物体来对一个人施加影响,只要该物体被那个人接触过,而不论该物体是否为该人身体之一部分。” [8]19

在中国古代舞台上,演出《海屋添筹》、《多福寿》、《天官赐福》等剧目是具有祈福禳灾功能的,而徐延昭面谱、关公脸谱则可辟邪。因此对于上面几则出版逸事,在读了弗雷泽的这段话以后,人们都能会意出编辑的“用意”。这是广大俗民以其演神事而认为他们可以纳吉,可以驱邪的巫术思想的体现,当然,也是“例戏”搬演有驱邪、禳灾之民俗文化功能的最好例证。

影戏的“例戏”演出具有这种功能。上面曾引的台湾影戏艺人张春天说“扮仙”的目的之二就是除煞的功能,即趋吉而驱除邪煞。而当我们再仔细考察“例戏”剧目中所出场的诸神,那影戏例戏之祈福纳吉、驱凶祛邪之演出目的与功能就更为清晰明了。据笔者收集的部分影戏“例戏”剧目来看,它们几乎都是艺人根据道教的某些故事,如八仙传说,或者某个神灵的神迹,如上元天官赐福等编作的。详下表: 

部分“例戏”出场神统计简表[9]28-29

剧目名称

流布地域

出场“

九星

北京、河北

天福星、天禄星、天寿星、天喜星、天财星、天吉星、天贵星、天和星、天德星

三星赐富

辽宁凌源

福星、禄星、寿星

天官赐富

辽宁凌源

四值公曹、招财童子、利市仙官、天官大帝

上八仙拜寿

山东肥乡

太白金星、南海观音、广成子、二郎神、南极仙翁、东海王、羽、仁、王母娘娘

庆八十喜影词

河北迁安

利市仙官、天官大帝、众位星君(具体不详)

天官赐富

河北迁安

四值公曹、招财童子、利市仙官、天官大帝

三官赐福

河北宽城

福星、禄星、寿星

天官赐福

湖南平江

天官(即福德星君)、寿长星、喜庆星、千乐星

三星高照

湖南临澧

福星、禄星、寿星

天官赐福

甘肃庆阳

王灵官、赵灵官、天官、刘海

天官赐福

河南灵宝

天官、禄星、寿星、張仙、刘海、南极大仙

三星拜寿

河南灵宝

福星、禄星、寿星

天官赐福

甘肃庄浪 、静宁

王灵官、赵灵官、天官

三仙上寿

甘肃庄浪 、静宁

福星、禄星、寿星

天官赐福

甘肃环县、庆阳

天官、吕洞、刘海、王、广成老祖、李拐、五福判子、王母娘娘……

天官赐福

东南

赵灵官、王灵官、天官、三星、刘海

三仙拜寿

台湾高雄

财、子、寿或福、禄、寿

(名不详)

台湾南部

福仙、禄仙、寿仙、敖、白猿

也就是说,艺人将这些神灵搬请出来为广大俗民“服务“,或请福禄寿三星、天宫、招财童子、利市仙官、刘海等给广大俗民赐福、添寿、赠宝;或请赵灵官、王灵官、白猿、钟馗、关羽等为家庭、社区、村庄等驱邪、逐鬼、避瘟疫。

第四、引渡、超荐亡灵。

在丧仪中演出影戏,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民国二十三年(1934)《续修陕西通志稿》记醴泉县“风俗”曰:“丧礼好易而少戚,昔年多停柩不葬,葬时多以乐娱尸导灵,花纸刍灵罗列满棚,影戏傀儡,左右对台,连日吊者盈门,聚观者填街塞途,以吊客之多为孝。”又记临潼关山镇丧事曰:“旧俗以演戏为扬名显观,自光绪初书院修成,端人文士力矫其弊。近三十年中,书香人家专以延宾,行三献礼为大孝尊亲,故灯影之戏不如从前之昂贵。”此外,东北、甘肃、河南、湖南等地都有这样的习俗。

在丧仪中演出影戏,演出的正戏剧目往往多带有“祭灵”、“吊孝”的情节,而且在演出正戏前也多要搬演一段“例戏”。

东北地区有在死者亡灵前,演出影戏“荐亡超渡”的习俗。戏的内容极为简单,只一个出场人物,几句台词,但由观音来超度亡灵升天的本意表白得很明显。其详情如下:

上观音,摆放莲台。

观音白:吾乃南海观音大士,在上天已知下界某人,一生行善,做好事,佛祖特下世为其超渡荐亡,歌唱送行极乐世界,超渡完毕归天去者。

动乐,观音飘云下。[10]31

在陕西,此俗现在仍有。2006729日,笔者同窗张军博士等人在陕西华县考察影戏时,便随吕崇德影戏班参加了一次丧礼。戏班晚上先是表演接灵戏《十白》,再接着表演大本戏《刘备祭灵》。其中《十白》一剧即为一个仪式性短剧。兹择能体现丧仪场合的唱词、念白如下:

【豹子头三句典加□又豹子头介 偌白】

干鼓咚咚月坠西。文武两班整彩衣。龙桌案上静板响。文臣武将站丹墀。

表名:1.左相张林。2.节度使简章。3.参谋贾仁同。4. 口军师万家春。【三板】

……

相白:功臣(或国母)亡故,圣上有旨,命你我起造龙棚。龙棚造就,单待圣上拈香。……

众白:香烟福富,与善召召。圣驾来也,大家去迎。【起杨(?)树芽眼眼】(王行至灵前,敲【魔锤子】……功臣(或国母)啊!(香纸上毕)

王白:罢了!功臣(或国母)啊!【三眼抡】

四臣白:僚兄(或国母)啊!【紧板眼眼】(仝起立眼□落□)……

总之,影戏“例戏”演出的目的在于沟通神人,以营建一个“神人共在”的神秘氛围,从而达到为俗民酬神还愿,赐福降幅,驱邪禳灾的“作用”。

 

“戏曲危机”已是人们的共识,影戏的发展也是如此。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是很复杂的,既有历史的发展、社会的转型对它的冲击,也有人为的、政治的原因等,其中产生,形成于农耕社会的,为农耕文化服务的影戏,其社会功能不能完全满足、适应今日之俗民的要求,当是最为根本的原因之一。

“例戏”的演出迎合了广大俗民趋吉避害,祈福禳灾的心理,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促使戏曲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在新中国成立一段时期以来,这种习俗被禁锢了。今天,不少地方恢复了这种古俗,但其上演的剧目、念诵的“神辞”却仍是古代的。这显然不完全符合今人的心理。因此如何与时俱进,编排一些新的“例戏”(剧目或神辞),以满足今日俗民的心理需求,从而为影戏赢取生存空间,也就成了演员、戏班在新时代的一个课题。

[注 释]

[]本文田野资料为中山大学康保成教授主持的,笔者参与的教育部重大课题《我国皮影戏的历史与现状》课题组的集体调研成果。

[ ]

[1] 李跃忠.影戏[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8.

[2] 李跃忠.略论中国影戏“例戏”剧目之演出场合[J].美与时代.20088·下).

[3] 王廷信.祭仪剧:中国民间戏剧的重要形式[J].山西师范大学学报,1996(4).

[4] 赵建新.陇影纪略[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5] 金清海.皮影艺人――张春天生命史[M].高雄县:高雄县文化局出版,2000.

[6] 新编绘图影词四十八种(第一册)[Z].上海:上海大成书局,1921.

[7] 陆志宏.甘肃民间皮影艺术[M].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2.

[8] ()詹·乔·弗雷泽.金枝[M].徐育新、汪培基等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

[9] 李跃忠.略论道教与中国影戏的发展[J].中国道教,20084.

[10]刘季霖.影戏说――北京皮影之历史、民俗与美术[M].[日本]东京:好文出版,2004.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