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禳虫习俗与中国戏曲的演出  

2010-03-19 14:18:13|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疆学刊》2010年第3期

 

湖南科技大学  李跃忠 

摘 要:以农为本的中国先民在万物有灵思想的影响下,“创造”了一群虫王,人们为了抗击虫灾获取农业丰产产生了许多防虫、灭虫、治虫的习俗,在其中,戏曲艺术亦“发挥”着重要作用。俗民或将戏曲作为赛祭虫王的手段,或直接上演戏曲以禳虫。禳虫演戏成了我国古代戏曲的一种重要生存方式,禳虫演戏对我国传统戏曲的演出、创作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关键词:禳虫习俗;戏曲;生存环境;生存方式

一、禳虫习俗<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我国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农业国家,人们在漫长的实践经验中发现庄稼要获得丰收,风雨阳光的作用很重要,此外,还要保证农作物不受一些动物如蝗虫、老鼠、野猪等的破坏。虫害的发生,势必会影响农作物的丰收,而如果是重大虫害,其危害就更难以估量了。远古时期,人们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都很低,他们无法预测各种虫害,也不懂得如何科学地去防治。但先民们为了生活和生存,并没有听天由命,他们在生活、劳动中不断总结各种防虫、治虫的经验,与虫灾“积极”抗争。其“抗争”的手段,一是通过祭祀,取媚于冥冥之中的虫王,希冀神灵能管束好各类害虫,如各地修建的虫王庙即为此用;一是通过抑制、驱赶、恐吓等办法,企图将虫害赶走,如下面提到的原始先民的一些作为,就是这样的行为。

相传在尹蓍氏时期产生了与农事相关的八蜡之祭。八蜡即在腊月祭祀与农事有关的八位神灵,其中有几句祝语: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礼记·郊特牲》)此乃“命令”土堤土埂能安稳和巩固,水归往低洼处不要到处泛滥,害虫不要危害庄稼,草木也要归到泽薮之处不要在田地里乱长。这是古人语言崇拜的反映,而对昆虫的祭祀则可视为远古动物崇拜的表现。

《诗经》中也有一些禳虫的诗篇。《小雅·大田》第二章“既方几皂,既坚既好,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穉。田祖有神……”,以非常明白的语言祈求田神“去其螟螣,及其蟊贼”,将它们“秉畀炎火”,即丢到熊熊的烈火中烧死,从而保佑庄稼无灾无害。按“螟螣”、“蟊贼”均为危害庄稼的害虫,毛传曰食心曰螟,食叶曰螣食根曰蟊,食节曰贼,即螟是专吃禾心的害虫,螣是专噬禾叶的害虫,蟊是专啃禾根的害虫,而贼则是专咬禾节的害虫。

最晚在宋代,民间还形成了邀请道士举办“禳蝗”醮仪以驱蝗的习俗。《灵宝领教济度金书》是一部形成于宋元时期的道书,该书256258非常详尽地记载了“禳蝗道场用”的轨仪,在“晚朝行道仪”的“宣词”中,申明了俗民举办道场的目的:“惟戾炁充盈于郊野,故妖蝗生育于田畴,百千成群,障白日而日光黯黯,万顷作队,掩青天而天色冥冥,经过悉损王禾苗,至止尽童于林木,夫憔悴,野老忧愁。……故修斋以祈天,冀首愆而请命玄坛……九拜陈情,一忱邀福为斋主某等,禳除妖炁,遣斥虫螟。”又该书卷259所载也是“禳蝗设醮仪”时用的,在其仪礼的“请称法位”中,也向诸神申明了人们建醮的缘由和目的:“今醮官某等……慨由田禾之将成,遭妖蝗之尽蚀,修斋筑坛,谅荷扫除;设醮铺坛,盍陈报效……”[1]

在后来的历史发展中,民间还形成了许多“抗击”虫灾的习俗,如“嫁毛虫”、发“诅蝗文”等。“嫁毛虫”之俗,国内许多地方都有,一般是在农历四月八日清晨,俗民敬佛上香后,然后在纸上书写“佛生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到深山去,永远不回家”等话语,以示把毛虫赶走、消灭。“诅蝗文”则是古代民众在蝗虫成灾时,企图借助语言的魔力将其消灭的一种“积极”举措,如明时,湖南长沙一带曾发生一次重大蝗灾,民众无计可施,时地方文人姜子万就作了一篇《诅蝗文》以诅咒之,其文曰:“蝗食吾禾,势不能驱,作文以诅之。……”[2]〕“嫁毛虫”、《诅蝗文》与上述“八蜡”、《诗经》中的咒语等都是一脉相承的,都流露出了浓浓的巫术思想。

此外,浙江龙游一带农民防治虫害的方法,亦很有民俗意义。农民如遇上严重的螟虫危害,就在田里插上一把旧扫帚,同时在稻田四角贴上“甲马将”字样和在田边大松树下写上‘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之类的话语,恭请姜太公手持扫帚扫除各种虫害。有时还抬出毛令公牌位或县城隍李志将军神像,到田间巡逻。若还是不能驱除虫害,就晚上在一块空地上搭架高台,延请道士打醮,点七星灯,道再焚烧二郎神、哪吒符字等神马,以求这些大法力的神去帮助农民剿除田中的害虫,保佑丰收。[3]

诸如此类的习俗,国内许多地方都有,限于篇幅,不复一一赘举。

 

二、禳虫演戏

 

在人类文化史上,歌舞戏剧一直被用作娱神的基本手段,所谓“以六律、六同、五声、八音、六舞,大合乐,以致鬼、神、示()”(《周礼·大司乐》)就是这个意思。围绕农业丰产,围绕防虫、治虫、灭虫,民间形成了许多相关的信仰习俗。这些习俗活动乃是我国古代戏曲的重要生存环境之一,对我国古代戏曲的生存与发展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戏曲演出在“禳虫”习俗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场合:

第一、将戏曲作为赛祭虫王的手段。国内不少地区有名叫八蜡庙、虫王庙、青苗神庙,或刘猛将军庙的庙宇,其实它们供的都是虫王。民间供奉的虫王和戏神、门神、财神等俗神一样,并不只“一个”,而是“一群”。有的祀害虫的天敌——鸟为虫王,如较为普遍的说法有鹙。鹙是一种水鸟,相兴二十六年,淮、宋之地将秋收,粟稼如云,而蝗虫大起。未几,有水鸟名曰鹙,形如野骛高且大,脰有长嗉,可贮数斗物,千百为群,更相呼应,共啄蝗。才旬日,蝗无孑遗,岁以大熟。徐、泗上其事于虏廷(按:即金朝),下制封鹙为护国大将军洪迈《夷坚支志》甲卷一)因为鹙是蝗虫的天敌,且它灭虫有功,所以民间就祀之为虫王。有的祀害虫为虫王,如浙江宁波在每年农历929日赛会蚱蜢将军。[4]这实际上就是供奉蚱蜢为虫王。也有的奉传说中的神灵为虫王,如上面提及的浙江龙游农民崇信姜太公、二郎神、哪吒等都具有驱蝗(虫)的神力。而在江西宜春农村地区大多敬一位叫做“婆官”的虫神。相传婆官是专司害虫、老鼠的神,每年6月初6是其生日。[5]但据考察,在民间还是以奉历史上的英雄刘猛将军[],和君王李世民为虫王最为普遍的。大致江浙等南方地区以供刘猛将军”为多,而山陕、京豫等北方地区以奉李世民为盛。

随着众多虫王庙的修建,各地形成了赛祭虫王的习俗。民间赛祭的主要手段有二:一是“礼”,如光绪《山西通志·秩祀略》载“猛将军庙,府、州、县通祀,春秋致祭”,并引《通礼》所言,载祭祀虫王的礼节为:“直省府、州、县祀猛将军刘承忠。致祭之礼,每岁春秋,所在守土官具祝文、香、帛、羊一、豕一、尊一、爵三,陈设祠内如式。质明,守土正官一人,朝服,诣词行礼。”[6]二是“乐”,“乐”除了部分传统的庙堂雅乐外,大部分都是那些名为娱神,实则娱人的俗乐,戏曲便是其中重要的一类。

晋南地区普遍供奉李世民为虫王,建有不少庙宇,其中不少庙内都有戏台,如长子县南陈乡团城村唐王庙(奉祀虫王李世民)在康熙二十六年(1687)曾重修,其重修碑记称“大明崇祯十四年,风风雨雨,殿宇又倾。维首生员范养心、义民范无孝、范崇新、范崇礼、范崇德捐资募化,又为重修,而创建子孙祠五间,改立舞楼三间”[7],晋城南石店村虫王庙亦在清咸丰六年(1856)“新建拜殿、山门、舞楼、看楼”[8]〕,“舞楼”即演出用的戏台,从广大俗民不遗余力在庙堂中修建戏台来看,不难想象出昔日百姓赛虫王祷神时演剧的盛况。

东北地区也普遍赛祭虫王,人们或奉八蜡或祀刘猛将军为虫王。相传夏历6月初6日为“虫王节”。届时,人们烧香、杀牲祈祷虫王保佑不降虫灾,以保护农作物丰收和家藏衣物免遭虫蛀。庙会上多求签祈愿,演戏娱神,并有杂耍、卖艺和各色土产、小吃等。如辽宁省盖平县建有八蜡庙,据民国十九年《盖平县志》载,“庙系康熙四年因时旱蝗进修”,“每逢会期,演戏五天,人士流览者众”。[9]

河南三门峡乡村也很早就有赛虫王演戏的习俗。该市函谷关镇孟村现存有清道光十八年(1838)刊刻的一通《演戏碑》,碑文记载了该村的“演戏规式”:“关帝正赛五月十三日,演戏出钱遵地亩分派;虫王正赛六月初六日,演戏出钱地亩分派;大星圣母正赛九月十五日,演戏出钱遵地亩一半,人口一半分派;马王赛十月初十日,演戏出钱,遵地收麦,骡马,一骡、二马分派。以上四赛演戏,俱不必预定日期,各人戏钱务必于演戏之日送到庙上”。[10]于此可知,赛祭虫王演戏在当地已成惯制。

又如前面提及的浙江宁波地区农历九月二十日赛祭蚱蜢将军时。这一天,要迎大旗、走高跷、舞龙灯、唱荤戏,俗说只要大旗一迎,蚱蜢就会消失,可使田间稻谷收成好。[11]

第二、直接演出戏曲以禳虫驱蝗。演戏驱蝗的习俗,在明末清初已是非常盛行,而且一直得以传承。晚明时期,陈龙正在《几亭全书》)卷二十四中,曾以强烈反对的态度记载了浙江嘉善县胥山乡农民在旱灾中,不去积极捕蝗而企图借演剧来驱蝗的事情,其文如下:“这会壬申春起,至今年辛巳冬,整整十年。今再说个来年种田的要着。第一是剿捕蝗蝻。田地有高有低,凭他水旱,还荒不尽。惟蝗虫一炽,可使颗粒无存。此是害年谷害民生最狠的蟊贼。只看今年夏秋,但是车水早种,肯捉蝗虫的,毕竟有米。那等雨迟种,祭祷蝗虫的,一时虽落得口餍酒肉,眼看戏文,大都全白无收。……那些不肯捉蝗虫的痴汉,说“蝗虫有神物差遣,犯了他有祸殃,有病痛”。况这班痴汉既懒惰,不肯捕蝗,专去敛分祭赛。因不勤,又生出不俭来,互相喧哄,无益妄费,穷上添穷。岂不误尽自己。”[12]从记载来看,该村在壬申(1613)春到辛巳(1622)冬这十年间,每遇蝗灾就要演戏驱蝗。

无独有偶,浙江萧山也有这样的习俗。清王端履《重论文斋笔录》卷一载有《李亨特知萧山禁演目连救母记》引章苎白《楹谔崖脞说》,记浙江萧山夏季有演《目连救母传奇》“禳蝗”的习俗:“江南旧俗信巫,尚祷祀;至禳蝗之法,惟设台倩优伶搬演《目连救母传奇》,列纸马斋供之,蝗辄不为害。又言:‘自康熙壬年(1722),在建平,蝗大至,自城市及诸村堡,竞赛禳之,亲见伶人作剧时,蝗集梁楣甚众,村民言神来看戏,半本后去矣。已而果然。如是者匝月,传食于四境殆遍,然田禾无损者,或赛之稍迟,即轰燃入陇,不可制矣。’”[13]

在湖北,则有在田间演出皮影戏以驱蝗的习俗。明末清初湖北广济人张仁熙(16071691)作有《皮人曲》一诗。诗描写盛夏六月,农人在“田场”摆上供品,演出“皮人”,“愿我虫神生欢喜”,并祈求“嗜苗”的虫神可怜“田儿少习今白首”的“我”,莫要“嗜苗”而去“嗜酒”。从诗中的“年年六月田夫忙”、“年年惯看皮人好”来看,此俗在当地传衍已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其诗曰:

       年年六月田夫忙,田塍草土设戏场。田多场小大如掌,隔纸皮人来徜徉。

虫神有灵人莫恼,年年惯看皮人好。田夫苍黄具黍鸡,纸钱罗案香插泥。

打鼓鸣锣拜不已,愿我虫神生欢喜。神之去矣翔若云,香烟作车纸作屣。

虫神嗜苗更嗜酒,田儿少习今白首。那得闲钱倩人歌,自作皮人祈大有。[14] 

河北阳原县也有演出演戏禳虫的习俗。该县影戏在清咸丰(1851-1862)时期由关东传入,他们把影戏定为本村社戏,每年农历二月初二必演,称“二月二提灯影”,以祭蝗虫,使庄稼免受虫害。每次演出一到三天。[15]又据著名社会学家李景汉在1930年代对河北定县的调查,可知该县也非常崇信虫王,“农民信他管辖一切虫类。乡间闹蝗虫的时候,乡民成群打夥的到虫王庙里烧香叩头,求虫王保佑自己的庄稼。有时乡村连年闹蝗虫,乡民就要给虫王搭台演戏,求他把蝗虫收回。如果多少年不闹蝗虫,乡民也有办武术会、竹马会的,在村子里敲锣打鼓玩耍一天,为的是酬谢虫王。”[16]

四川演影戏驱除虫害的习俗也很普遍。清道光修《乐至县志》卷三“风俗”云:“立夏后,乡农各建青苗会,祈去螣蟊,演以影戏或傀儡,亦古齐明击鼓御田祖之遗,蜀通俗也。”民国二十年(1931)续修四川《达县志》卷九“风俗”曰:“至于乡间小民亦乐戏会,祈田祖去蟊贼有秧苗戏,病愈酬神有愿戏,然皆倩傀儡、灯影演之,以其费少而场所布置易耳。”[17]

国内许多地区都有唱禾戏的习俗,唱禾戏也叫“秧苗戏”或“青苗戏”等,即在每年的农历五月间,早稻齐穗时,乡村邀请艺人唱禾戏,以祈求土地神、五谷神庇佑,驱水旱虫灾,保佑五谷丰登。如在湖南,清光绪九年(1883《永兴县志》载:“城中各庙,士民多因事叩许戏文,随许随演。乡间常有常额,一日至十日不等,或数年一举。谓保人民禾苗,届秋立坛设醮,倩梨园扮演,亦有演傀儡戏者。乡村各设有土主,春秋各有报赛。”[18]据湘潭县新修县志介绍,该县农村每遇旱灾或病虫灾,必唱影戏或木偶戏,谓之唱禾戏。[19]

由上看来,我国民间的演戏驱蝗之俗不仅历史悠久,而且遍及国内许多地方,所以它成了我国古代戏曲的一种重要的生存方式。对我国古代戏曲的生存和发展,乃至演出都有着重要影响。

 

三、禳虫习俗与中国戏曲

 

禳虫演戏是一种特殊场合的演出,有着特殊的演出目的与功能,艺人们为了满足、迎合广大俗民的需求,达到禳蝗保丰收的目的,必然要“煞费心机”、“故弄玄虚”,以使俗民相信其演出能达到且已达到这一目的。故此,这一演出方式对我国传统戏曲产生了重要影响,具体而言,有以下几端。

首先,影响到了戏曲的一些演出程序,即在这种场合演出时艺人要举行特殊的仪式。

禳虫演戏的目的与功能主要是为了“禳虫”。我国古代已经形成了一些专门的禳蝗仪式,如宋时《灵宝领教济度金书》一书就载有“禳蝗道场”醮仪,其仪式繁琐,有“早朝行道仪”、“午朝行道仪”、“晚朝行道仪”,如其“早朝行道仪”的仪程为:烧香顷,各礼师存念(如法),卫灵咒,鸣法鼓二十四通,请称法位,宣词,礼方,忏方,三启,三礼,重称法位,发愿念存,神烧香,出堂顿,回静默堂,谢师,回向。又如旧时云南昆明东郊阿拉乡彝族撤弥人的农事祭虫王活动,亦有一套复杂的仪式。该仪式分大祭和岁时祭。岁时祭每年二次,分别在农历7月初71211日举行。大祭12年一次。皆由巫师萨膜主持,祭场在该乡三瓦村西面的祭虫山。山上有虫王庙一座。祭日,各村男女老幼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此,以一户或几户为单位杀鸡向虫王祈祷:请“虫王爷保护我们的庄稼、松林!请放出杜鹃鸟,把所有松毛虫啄光;请放出大鸟,把全部蝗虫吃光;请您肋生双翼,振翅高飞,把害虫全部杀光。”祷毕,各家将捡来的害虫交给萨膜焚烧。1211日,各家去虫王庙供献稻、麦、黍等五谷,感谢虫王爷灭虫使大家获得丰收。[20]

戏曲是艺术,它当然不会照搬上述仪式,但这些仪式必然会影响到戏曲的演出。这主要是禳虫演戏必然伴随有相关的仪式活动,如张仁熙《皮人曲》中“田夫苍黄具黍鸡,纸钱罗案香插泥”一句就非常明白的说到了这一点。麻国钧曾就张仁熙的《皮人曲》诗推测了演影戏驱蝗的情形,他说:“此诗所反映的正是明清之际民间皮影戏驱蝗的情形。演出前须设香案,以置黍、鸡,供纸钱,焚香拜祭虫神,然后演出皮影戏以酬神。这是一种祀神与禳除相结合的形式,也可能是‘两下锅’,即前由巫师祭虫神,后由影戏艺人演出皮影戏。祭祀与演影戏亦可能由同一人或几个人进行,亦可能是巫与艺人的结合。”[21]但笔者以为在这种场合的演出,是艺人单独承担的。湖南临湘县影戏老艺人袁延长师傅说,演戏驱虫时要先设坛,坛门贴对联,常见的对联有“螟耗潜消企神功于者介,田畴利益凭佛法以苏卢”或“敬迓慈云普荫,忱驱蠓耗潜消”,接着发文疏。文疏的内容通常是:“八宝坛下,剿耗化生之类:天虫、地虫、荒虫、五谷虫、玉骨虫、豆虫、油麻虫、菜虫、飞虫、螳螂、臭虫,大有化生之类,剿除界外。传有文符一道,本坛之内,毋许经过。”驱虫时所演的影戏剧目常有《药王登基》、《钟馗捉鬼》等神话剧。[22]从袁师傅介绍的情况来看,驱蝗演出是由艺人单独举行的,并没有巫师的介入。又若再参考戏曲艺人在演出“过关戏”、“打台戏”时的行为来看,会发现此时他们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已不再是纯粹、普通的艺人了,而是像巫师、道士、和尚等神职人员一样,具有了“沟通神人”的特异功能。也就是说,艺人此时事实上兼职了巫、道职司。[23]

其次,有特定的剧目要求。从上面的介绍可知,禳虫演戏时有些特殊的剧目,可惜这方面的史料太少,难以作深入的论述。但就掌握的几条史料来看,禳虫演戏的剧目以神戏为主,如浙江萧山的《目连戏》,湖南临湘的《药王登基》、《钟馗捉鬼》等。

演出《目连救母》驱蝗的习俗,也见于川南地区。王定欧介绍说“过去川南农村常患虫灾,因此每年都要举行搬目连的活动,以驱逐蝗虫的侵扰,保佑当年有一个好收成。据川剧老艺人刘荣琛先生讲,由于川南地瘠民贫,每年搬目连只能演三本,但却不能不演。因为人们相信,这种演出可以起驱灾逐疫的作用。”[24]对于搬演《目连救母》的文化功能,有人指出“民众集巨资搬演目连戏,主要不是听劝善的说教,不是看救母的离奇,也不是欣赏艺术表演——这些都是附带的。真正的目的是春祈秋报、还愿酬神、逐鬼、打鬼、捉鬼、杀鬼,以求除灾纳吉,确保祭区太平。”[25]以目连驱蝗,其功能看似被民众扩大了,但实际上不过是其祛祟除邪禳灾功能的衍化、具体化而已。《药王登基》剧情不详,但据题目推断可能与湘剧之《药王卷》类同,演药王孙思邈的故事。《钟馗捉鬼》的故事人尽皆知,人们非常迷信其镇鬼避邪之功能。

也有演“观音戏”禳虫的。在湖南衡阳湘剧和辰河戏高腔中都有敷衍观音故事的《南游记》,该剧广泛演出于除煞、驱邪、禳灾的场合中。衡阳湘剧高腔《南游记》上集的第一出是《锁拿寒林》,这是一出开台仪式戏,首先是太白金星领着二童子开台,接下来王、马、殷、赵四元帅跳台,又太白金星传旨城隍,命巡台五鬼锁拿一切不正之神鬼。剧中太白金星命众神为俗民“服务”的念白揭示了俗民搬演该剧的目的与意义:“原来此处善信人等,因为人口、田禾、六畜百般等事,陡发虔心,搬演慈悲戏文,尔等乃一方道主,与他东五里、西五里、北五里、南五里、中五里,五五二十五里,不正之神、不正之鬼,一齐锁来,押赴寒林。”[26]演出为“人口、田禾、六畜百般等事”中的“田禾”,即前面提及的青苗戏,是包括求风调雨顺、禳虫等目的的。

由此可见,禳虫演出对戏曲创作也产生了一些的影响,意即艺人们为了迎合俗民的禳虫要求,要专门创作一些特殊剧目,或是在一些神功戏中加入相应的剧情、说白等以满足需要。

再次,对戏曲的生存和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戏曲是农耕文化的产物,戏曲的生存、发展无不昭示了这一点。以影戏为例,围绕着农业丰产的目的,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人类形成了大量的民俗活动。这些活动是古代戏曲的重要生存环境。影戏不仅广泛活跃于各种农业丰产祭仪如牛王会、土地会、龙王会等庙会上,也是民间求雨、祈晴、驱蝗等仪式活动的重要内容,或以之求神,或以之谢神。至于农村各地在禾苗长得正盛时上演“青苗戏”、“秧苗戏”,秋收后举行的“麦报子戏”等活动时,影戏因其戏价低廉,灵活性强等优势而更受乡民青睐。[27]

中国古代戏曲的生存方式是多元的,如在两宋时期,主要有庙会演出、节庆演出、寿庆演出、祀祖演出和宴会演出等几个方面[28]。元明以后,其生存方式更趋多样。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禳虫为戏曲的演出提供了许多机会,因此完全可以确定禳虫演戏是我国古代戏曲的一种重要生存方式。

当然,这种生存方式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已渐渐消失了。我们知道随着科技的发展,农民以前靠天吃饭的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发生虫灾,马上有相应的农药投入使用,而且灭虫效果极佳。所以,在今天估计不会再有热心人士募钱去倡议演戏驱蝗了。

 

四、结论

 

“戏曲危机”已是人们的共识。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是很复杂的,既有历史的发展、社会的转型对它的冲击,也有人为的、政治的原因对其生存环境的破坏,但笔者以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当是形成于农耕文化时代的戏剧文化,已不再适合今日之商品经济社会了,意即它的生存环境遭到了根本性的破环,它的许多生存方式不复存在了。戏曲在今日的生存,尤其是在广袤的农村地区仍主要地是为满足广大俗民的种种“心理需求”、诸如酬神还愿、求财求利等,娱乐审美仍不占主要地位。正由于此,所以我们以为戏曲虽然危机,但并不会消亡,因其具有多方面的文化功能,尤其是其准宗教的仪式功能将会使其长久存在。英国著名人类学家,功能派创始人林诺斯基曾说过:“无论有多少知识和科学能帮助人满足他的需要,它们总是有限度的。人事中有一片广大的领域,非科学所能用武之地。它不能消除疾病和腐朽,它不能抵抗死亡,它不能有效地增加人和环境的和谐,它更不能确立人和人之间的良好关系。这领域永远是在科学支配之外,它是属于宗教的范围。”[29] 戏曲,具有这一功能,因此它能在今日乃至将来仍有继续生存的空间和可能。如求雨演戏,在一些受过现代科学文明教育的专家、学者、城里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但事实上,此俗现在仍较为广泛地存在于我国西北、东北等干旱地区。

 



[]按:“刘猛将军”,并非姓刘名孟,而是一位姓刘的猛将军。关于他到底是谁,后人附会有宋高宗时的刘、刘锐、宋光宗时的刘宰和元末的刘承宗等人,这些人多是民族英雄或有政绩的官员。



参考文献:

[1]〕道藏(第8册)[].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240242.

[2]〕乾隆十二年《长沙府志》[].台北:成文出版有限公司影印本,19751056.

[3]〕唐朝亮.龙游县水稻生产的耕作、水利、饲养及雇工习俗[].中国民间文化.19932.17.

[4]〕刘健.浙江省部分地区的稻作文化[].中国民间文化.19932.43-44.

[5]〕余悦、吴丽跃.江西民俗文化叙论[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583.

[6]〕王轩、杨笃等.山西通志(第11册)[].北京:中华书局,19905082.

[7]〕李跃忠.李世民何以成了虫王[].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045.22.

[8]〕李跃忠.晋城南石店村虫王庙舞楼看楼碑刻考[].中华戏曲(第24辑),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0202-204.

[10]〕灵宝市文化局.灵宝市地方戏曲发展综述[].三门峡文史资料(第14辑),2005162.

[12]〕〔日〕田仲一成,王文勋等译.明清的戏曲——江南宗族社会的表像[M].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451-52.

[13]〕王利器辑录.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增订本),1981127.

[14]〕邓之诚.清诗纪事初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192.

[15]〕庞彦强、张松岩.河北皮影·木偶[M].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2005486.

[16]〕李景汉.定县社会概况调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420.

[17]〕江玉祥.中国影戏与民俗[M].台北:淑馨出版社, 1999243.

[18]〕永兴县志[A].引自丁世良,赵放.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中南卷·上) [Z].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 1991.518.

[19]〕湘潭县志[].油印稿,19883-273-28.

[20]〕任继儒主编.宗教大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53.

[21]〕麻国钧.明傩与明剧[].戏剧.19942),60.

[22]〕龙开义.湖南民间影戏研究[].湘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417-18.

[23]〕李跃忠.略论道教与中国影戏的发展[].中国道教.20084.28-32.

[24]〕王定欧.川目连艺术论[M].香港:天地出版社,1997200.

[25]〕欧阳友徽.杂交――劝善的戏曲目连[].中华戏曲第19).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6109.

[26]〕湖南省戏曲工作室编:湖南戏曲传统剧本·衡阳湘剧高腔《南游记》[],内部资料.19802.

[27]〕李跃忠.论中国影戏的农耕文化特性[].皖西学院学报.20083.96-99.

[28]〕李跃忠.略论宋代的请戏习俗〔J〕,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10-13.

[29]〕〔英〕马林诺斯基,费孝通译.文化论[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53.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