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略论卢前《中国戏剧概论》的贡献与不足  

2010-06-06 06:08:15|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3期。

李跃忠

  要:卢前的《中国戏剧概论》是我国戏曲研究史上一部较早的著作,在戏曲研究史上具有多方面的贡献:清晰地勾勒了中国戏曲发展的历史;以文化进化的眼光,从观众的心理来看待中国戏剧的发展;摒弃文人偏见,以宽容的心态将地方戏“花部”纳入了学术视野;关注到了中外戏剧的交流;对一些有关戏曲的学术概念作了辨析,推进了人们对戏曲的认识。当然,作为一部初创时期的著作,它也有一些不足:述多论少,有罗列名单、堆砌资料之嫌,一些章节缺乏新见;作为一部戏剧通史,还缺乏整体性、系统性;书中有少数错厄的论述。

关键词:卢前;《中国戏剧概论》;戏曲研究史

一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卢前,190532日生于南京一书香世家,卢家代代书香传继,其曾祖卢釜是同治十年(1871)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云南学政等职,晚年主讲于南京钟山尊经惜阴学院,道德文章为南京士林所称道;祖父卢金策、父卢益卿皆事于文教。

1922年秋,卢前17岁时,虽数学成绩奇差但仍以“特别生”的名义为东南大学破格录取,入读该校国文系。是年秋,适逢曲学大师吴梅应东南大学之聘来任教。卢前遂从吴梅治曲,走上了曲学研究的道路。1926年卢前大学毕业,在此后的十年间,他奔波于南京金陵大学、广州中山大学、上海光华大学、等校任教。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卢前除了继续教书育人外,同时也怀着极高的热情参与了一些政治活动,他曾连任国民参政会第一—四次参政员,并两次随于右任前往新疆考察。抗战胜利后,曾出任南京市文献委员会主任、南京通志馆馆长等职务。1949年南京解放,中央大学改组为南京大学,重新聘任教职员工。可能因卢前曾作过国民参政会参议员的原因,而没有被聘用。这对他卢前而言是个很大的打击。<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51417日,贫病交加的卢前在恐惧和郁闷中离开了人世,年仅46岁。[1]

卢前是二十世纪前期较早从事于戏剧史研究的学者之一,一生著述颇丰。张充和在《卢前曲学四种》序文中引朱禧“卢冀野书目”统计说,卢前“著述五十五种,选编、校勘、整理刊印的书籍四十三种。还有其散件待访的不在其中。”[2]p7其主要的学术领域是在曲学,在戏曲研究方面著作有:1927年在南京金陵大学主讲戏剧史时编的《中国戏剧史大纲》书稿,1930年在成都讲授戏剧史时编写的《明清戏曲史》,1934年世界书局出版的《中国戏剧概论》;散曲方面的著作有:《南北小令谱》(1931)、《词曲研究》(中华书局)、《广中原音韵小令定格》(中华书局)、《曲韵举隅》(中华书局)等。从记载看,卢前还曾经出版过《中国散曲概论》,曾有大东书局等两种版本,惜己散佚。曲学之外,卢前还有其它领域的著述,如《何谓文学》(1930)、《近代中国文学讲话》(1930)、《八股文小史》(1937)、《民族诗歌论集》(1940)、《民族诗歌续论》(1944)、《冶城话旧》(1944)等。

除了学术研究、著述外,卢前还搜集、整理、刊印了大量古籍,是建国前有影响的古籍整理者,在戏曲文献整理校勘方面有着巨大贡献。1930年代他不遗余力地搜集、整理了《元人杂剧全集》,共得当时发现的元杂剧120多种,1935年、1936年由上海杂志公司陆续出版,此外经他校订出版的戏曲文献还有清蒋士铨《红雪楼逸稿》(1936)、李开先《词谑》(1936)、《明杂剧选》(1937)等。[3]

《中国戏剧概论》(以下简称《概论》),19343月世界书局初版,19444月曾重新排版印刷,1989年上海书店“民国丛书”据世界书局本影印发行。据书前小序可知,《概论》的写作和完成一方面是由于教学的需要,一方面是因为书店约稿。[4]《概论》被列为刘麟生主编的“中国文学丛书”之六。《概论》共计十二章,约十三万余字,它从中国戏剧的起源、萌芽一直到近代话剧的输人都设有专章探讨,其中关于宋金杂剧院本、元杂剧、明清杂剧、传奇的内容与其师吴梅《中国戏曲概论》所论出入不大,但在清代戏剧部分则有突破,增加了对“乱弹”的论述,近代戏剧部分则有话剧的论述。由此构成了一部名副其实的中国戏剧通史。作者“自序”称《概论》虽然有些“不自称意”,但“这还是记载全部中国戏剧的第一部”。如就著作的体例及其所涉及的内容来看,卢冀野此语确非狂妄之词。

 

 作为我国第一部名副其实的戏剧史论著,《概论》在戏曲研究领域有不少特点和贡献。对于此,苗怀明指出该书有两点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是它充分吸收前人及当时人的戏曲研究成果。每一章后都列有参考书目。在正文中,作者不时引述他人的意见,比如在谈到中国戏曲的起源时,引述了王国维、刘师培、许之衡三人的观点,并进行归纳分析,最后指出其合理性与有限性。这样,《概论》一书实际上是对开展不久的戏曲研究的一个总结。其次是它开阔的学术视野。全书所论虽以中国戏曲为核心,但不时以国外戏剧为参照,具有比较的眼光。[5]

除了苗先生指出的上述两点外,《概论》在戏曲研究史上还有以下贡献:

首先,在戏曲研究史上,较早的清晰地勾勒了中国戏曲发展的历史。在《概论》问世之前,王国维《宋元戏曲史》(1913年),虽然对中国戏曲的来源作了可贵的探索,注意到了巫、优,滑稽戏、徘谐戏等对戏曲形成的重要影响,对宋金之前的“古剧”作了稽考,但他论曲止于宋元,而且在论元杂剧时,也只关注它的曲词,而于其表演则弃而不论。又吴梅的《中国戏曲概论》(1926年)如就整个中国戏曲史的研究而言,乃是一部“掐头断尾”之作,算不上一部完整的中国戏曲通史,因吴梅只论及了文人所作的元明清杂剧,和明清传奇,而没有探索中国戏曲的起源、萌芽,也没有论及清中叶兴起成为剧坛主流的“花部”戏剧,以及清末民国初期由异邦输入并迅速兴起的话剧等。《概论》则突破以上诸家偏见,清晰地勾勒了中国戏曲的发展历史。这由全书的目录即可见一斑。《概论》十二章,分别是:戏曲之起源、戏曲之萌芽、宋戏之繁盛、金代的院本、元代的杂剧、元代的传奇、明代的杂剧、明代的传奇、清代的杂剧、清代的传奇、乱弹之纷起和话剧之输入。《概论》的著述体例,就中国戏曲发展史的研究而言,堪称完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还是记载全部中国戏剧的第一部”,确不为过。

其次、以文化进化的眼光,从观众的心理来看待中国戏剧的发展。如论“花部”之所以能代替雅部昆腔就是如此,他说:“花部之所以能代替雅部,乱弹之所以能代替昆腔而起,不外时代与人物两大原因。乱弹在重振旗鼓以后,是当时的新声。喜新厌旧,本人情之常。一般人既爱此新声,昆腔自然衰落。兼之昆曲比较难学,规矩极严谨,文字艰深,故受士大夫欣赏,而非大众之所喜。……乱弹文字既能谐俗,声音又比较自由,容易见胜,得大众的欢迎,自是时代之所趋,不可强求的。再说人物(按:乃指演员)……再说蜀伶魏三(按:即魏长生)……貌既美,声又动人,装女子,高跷小脚受宠于和珅。……有这样出色的人物,乱弹安得不起呢?”4p254应当说,卢前的这一认识是相当客观公允的,揭示了事物发展的本质规律。较之1950年代来乃至80年代中后期,一些论者在谈到“花部”战胜“雅部”这一问题时,认为是因为人民群众的历史要求战胜士大夫阶层的狭隘趣味的看法,显然客观多了。又如论“皮黄衰落”以后中国戏剧的出路时说:“今后究竟是什么新的戏剧才能代替旧有的地位?我想一方面是应大众的要求,一方面是要顾到戏剧上世界的趋势。所以,在皮黄流行的时候,而话剧已暗暗的输入了。”4p273应当说,这些论述撇开了传统的单纯的从文学的角度来审视戏曲盛衰的现象,而注意从观众审美心理、演员表演、戏曲音乐等角度来探讨,自是深入得多,也更能揭示事情的真相。

再次,《概论》摒弃文人偏见,以宽容的心态将清代中叶以后兴起的“下里巴人”艺术――地方戏“花部”戏剧纳入了学术视野。受传统学术思想的影响,戏曲、小说在古人的观念中,皆属“小道”、“末技”,鸿儒硕士皆“鄙弃不复道”[6]p1。自王国维首开风气后,国人观念渐变,开始有一批学者投身到戏曲的研究,如王国维、吴梅、刘师培、许之衡、徐慕云、董每戡、周贻白等。但早期的戏曲研究专家,并没有将“花部”纳入戏曲史。如王国维一方面将向来受到歧视的戏曲提高到与正统文学相提并论的位置,为中国戏曲在世界艺术之林争得了一席地位;但另一方面,他又带有某种偏见,即只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待戏曲,而心底里则是看不起民间戏曲的。吴梅也是如此。卢冀野突破了这些偏见,他将与元杂剧、明清传奇相媲美的清代“花部”纳入了学术视野,提升了花部在戏曲发展史上的地位。在第十一章中,卢冀野辟有“花部雅部的对峙”、“花部优伶的籍贯统计”、“极盛的徽班”、“乱弹中的名剧”、“皮黄的衰落”五个专题,对“花部”的起源、发展、分布,以及一些重要的声腔流派作了简要论述。所论虽不详备,甚而有些许错误,但其功不可没焉。

又次,对一些有关戏曲的学术概念作了辨析,推进了人们对戏曲的认识,如他对“戏与曲与戏曲”就有下面一段这样的论述:“戏的意识,在上古之世,是早已潜伏在巫,尸和庙堂颂舞,乐官的里面,如以上三家(笔者按:指王国维、刘师培、许之衡)所说的。但戏曲却不是很早形成的。这个原故〔缘故〕很简单,就是戏曲是戏与曲合组而成的。有戏无曲和有曲无戏,在历史上是显然有的事实。唐宋的曲,不是戏曲的曲,但是唐宋有唐宋的戏。小令、套数所谓散曲的曲,是诗歌的曲,算不了戏曲。”4p9这一论述使人们对戏、曲、戏曲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最后,关注到了中外戏剧的交流。之前王国维提到了元杂剧中纪君祥的《赵氏孤儿》曾在十八世纪被介绍到了国外,但他没有关注外国戏剧的输入。其他各家虽有外国戏剧输入的论述,但视野多限于话剧的传入,及话剧在中国的发展历史等。《概论》则不仅较王国维更详地介绍了中国戏剧的输出4p113-115,重点论述了话剧的输入及发展,更重要的是他还独具慧眼,介绍了清末民国时期出现的一种戏剧文化现象,即一些外国著名作家如易卜生、莎士比亚等人的剧作被翻译、介绍到中国来的情况4p285-290。这些介绍在当时,是能给广大读者耳目一新之感的,有助于国人了解异国文化,也更能开阔学者的学术视野。 

 

作者曾自称《概论》的编撰有些“不自称意”,也确实如此,作为一部初创时期的研究著作,它确有一些缺憾和不足。

第一、《概论》述多论少,有罗列名单、堆砌资料之嫌,一些章节缺乏新见。以第五章“元代的杂剧”为例,作者在这一章中开辟了“天宝遗事诸宫调”[①]、“元杂剧体制之构成”、“剧坛的收获与作家的地理分布”、“四大家之剧作”、“元杂剧之总检讨”五个专题。其中在“构成”中主要内容有二,一是介绍了元杂剧的曲调,又依王国维和吴梅的分析,分曲调来源分类介绍了元人周德清《中原音韵》中的335个曲调;二是依王国维的研究列表介绍了“元杂剧的题材,也有很多取诸古剧的”,而于元杂剧的曲词、宾白、科范都没有介绍。又如“收获与作家的地理分布”中内容有三:一是作者依其所掌握的史料按作家著录了116种元杂剧作品,二是依王国维之说将元杂剧的发展分为三期,各期举出了主要作家;三是对元杂剧作家“地理分布”的介绍。这些内容中,不少都是援引王国维的,但他往往都只做了一些表象介绍,而没有在王氏的基础上作进一步深入地论述。以王氏之“杂剧之里居”研究来看,王国维不仅介绍了元杂剧作家的籍贯,还联系该地的历史、文化以及元代的政策等论述了大都(今北京)、山西平阳(今临汾)、浙江杭州为什么会成为杂剧创作中心的原因6P74-80。可是卢冀野没有这样,只分大都、真定、东平(属山东)、襄陵(今属山西)、杭州等地区列出了相关作家,这样也就使该书的学术价值大打折扣了。

第二、作为一部戏剧通史,还缺乏整体性、系统性。戏剧属于表演艺术,一部完整的戏剧史,除了论述它的发展史外,还应当对其表演艺术进行研究。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戏剧是一种综合性表演艺术,如就艺术而言,戏剧史应当还要涉及戏曲剧本的文学分析,演员表演艺术的论述,其中后者又包括演员的扮相、声情,角色行当的分工协作、伴奏等诸多问题。但这些在《概论》中都较少涉及。此外,还有剧场,戏班的机构、管理等都应是戏剧史研究的重要内容,可《概论》均未提及。

第三、书中有少数论述错厄之处。如在第十一章中论述乱弹诸腔时,说:“高腔是弋阳传到高阳,经过变革而成的。在四川的高腔,河南的高腔,与陕西的高腔,颇不一致,想来当初的高腔是指高阳的高腔而言”。4p254其实,并非如此。高腔,原是对一种戏曲声腔系统的总称它本是起源于江西弋阳的“弋阳腔”的衍变,其表演质朴、曲词通俗、唱腔高亢激越、一人唱而众人和,只用鼓板击节,没有管弦乐伴奏等。自明代中叶后,它开始由江西向全国各地流布,并在各地形成不同风格的高腔,如川剧高腔、湘剧高腔、赣剧高腔等。高腔并不是因为弋阳腔传入高阳而被称为高腔,实乃因其腔调高亢激越而得名。弋阳腔早在明代就已广为流播,且传到了北京地区,明人徐渭说:“今唱家称弋阳腔,则出于江西,两京、湖南、闽、广用之。”[7]P242要指出的是,卢先生的这一说法当是来自日本汉学家青木正儿,即采用了青木正儿在《从昆腔到皮黄的变迁》一文里说高腔是源自直隶高阳的观点。

《概论》的这些缺憾和不足,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时代的原因。该书完成时中国戏剧的研究尚处于初创阶段,无论是文献资料的发现,还是对资料的科学认识,都还缺少足够的学术积累。加之《概论》乃是仓促成书,所以与同时或稍后产生的一些戏剧史著作,如青木正儿断代史《中国近世戏曲史》等相比,要显得简要粗疏些。二则当与他本人的师承渊源有关。卢前师从曲学大师吴梅治曲多年,曲学修养深厚,这难免会使他在戏剧史研究过程中站在曲学家的立场,品评作品时侧重于音律、辞藻等,而对戏曲的表演特质则不够关注。

卢前在二十世纪前期的中国戏剧研究中,无疑是很值得瞩目的人物之一,在整个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卢前在当时的文坛和学术界,特别是以南京为核心的江南文化圈,是一个极为活跃的人物,其研究著述、文学创作、古籍整理之丰硕,均令人叹为观止。但自1950年代以后,不知何因被人们渐渐淡忘了。进入21世纪以来,他的成就和贡献才又重新被人们重视,对其成果的整理和对其学术思想、学术成就以及文学创作的研究也慢慢多起来了。目前较有影响的卢前著作和创作整理的成果有由中华书局整理2006年出版的《冀野文钞》,该书分《卢前曲学四种》、《卢前文史论稿》、《卢前笔记杂钞》、《卢前诗词曲选》四辑,选编收录了卢前主要的学术著作、散文随笔和诗词曲创作,是研究卢前,及中国戏剧的重要资料。 



[]按:需要指出的是诸宫调并非戏曲。又《概论》第四章中作者有“关于诸宫调的话”、“董解元诸宫调”、“刘知远诸宫调”的专门话题,此又单列“天宝遗事”诸宫调,从而造成体例上的不统一,在内容上也不能集中论述。



参考文献

[1]〕蔡永明、解玉峰.20世纪前期的曲学名家卢前〔J.艺术百家.20033.

[2]〕卢前.卢前曲学四种〔M.北京:中华书局,2006.

[3]朱禧.卢冀野评传〔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

[4]〕卢冀野.中国戏剧概论〔M〕,上海:上海书店影印本,1989.

[5]〕苗怀明.卢前和他的曲学研究〔J.戏剧艺术.20083.

[6]〕王国维.宋元戏曲史〔M.北京:东方出版社,1996.

[7]〕〔明〕徐渭.南词叙录〔M.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3册).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59.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