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剧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

李跃忠的一言堂

 
 
 

日志

 
 

简析湖南影戏剧目的命名方式及其文化内涵  

2015-04-24 20:16:57|  分类: 贻笑大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跃忠

 原载《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第10辑 2014年12月


摘 要:湖南影戏剧目甚多,其命名方式主要有以戏剧故事发生的地点、以戏剧的中心事件或关键情节、以故事中出现的宝物、以剧中男女主角的重要信物、取剧中人物的部分特征、以剧中重要事件或人物的数量、以奸臣害人的方式和以帝王的赏赐为名等八种。仅就剧目名称而言,它们揭示了湖南影戏好演战争题材的特点,揭示了湖南观众欣赏戏曲喜欢热闹的审美心理,另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湖南先民们的帝王崇拜思想及浓厚的宝物信仰。

关键词:湖南影戏;剧目;命名方式;文化内涵

 

湖南影戏剧目甚多,据笔者多年的搜集,其数当在千种以上,若加上折子和一些连本戏的单本,其量更大。研究这些剧目的命名当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20世纪以来,学术界对湖南影戏的研究,取得了不少成就[1],但迄今尚无人对其命名作过专题探讨。本文在广泛搜集湖南影戏抄本,并基本整理了这些剧目的故事情节的基础上,拟对的湖南影戏剧目的命名方式及其文化内涵作一简要的论述。

 

一、湖南影戏剧目命名的主要方式

 

湖南影戏舞台上的不少剧目是影戏依据我国古代的通俗小说、曲艺创编的,也有不少是移植于人戏舞台上流行的故事。一般而言,这类剧目的名称多依据原小说或戏曲剧目名称。依原小说名命名的如《封神演义》、《三国演义》、《天宝图》等;依原说唱曲艺命名的如《珍珠塔》、《再生缘》等;依原戏曲剧目名命名的如《西厢记》、《白兔记》、《醉打山门》等。但也要指出,艺人在演义上述小说、曲艺或戏曲剧目时,也会根据个人喜好或师承,对这些名称作些改动,如《粉妆楼》,在湖南影戏艺人中就还有《粉妆楼全集》、《粉妆楼全传》、《粉妆楼全本》、唐代粉妆楼》、《粉妆楼全部》等名目

湖南影戏剧目的命名方式多种多样,就笔者对这些剧目的分析来看,湖南影戏艺人给剧目命名主要有以下一些方式。

(一)、以戏剧故事发生的地点命名。湖南影戏喜欢演出历史演义、英雄传奇故事,所以剧中多会出现驻兵关隘、险要山寨或其它与故事发展密切相关的地名。如黄世瑜传承的《北龙关》一剧就是以地名来命名的。该剧演驸马蒋英与娘娘合谋毒死皇帝,传旨镇守北龙关的太子元龙回京,欲在中途派人除之。其妻红娥公主带兵护驾,经过数次战争,战胜谋反者,太子登位。[①]以故事发生的地点命名,具体来说又有以下三种情况:

1)关口名。衡东县艺人向登高说,演出影戏也叫“打关”,一般一个晚上打一个关。[②]影戏剧目中有不少称“××关”的剧目,这在历史演义或英雄传奇故事里出现得更多。如黄世瑜创编的连本戏《薛丁山征西》一剧,共16本,中间就有14本是以剧中故事发生的地点来命名,其中直接以关命名的有《寒江关》、《青龙关》、《来雀关》、《玄武关》、《白虎关》、《沙江关》、《铜马关》等8本,另《锁阳城》、《基盘山》、《凤凰山》、《麒麟山》、《芦花河》、《金牛山》等6本也是以地名命名,虽然不称××关,但都是敌我双方屯兵的要塞,亦可视为关口。又黄师傅1984年传抄的《地宝图》12本中,以“关”命名的有《高东关》、《红砂关》、《芦台关》、《金龙关》、《铁笼关》、《卧虎关》、《困虎关》、《绝龙关》、《绝虎关》等9本。于此可见以“××关”命名的剧目确实不少。

这是连本戏中出目的情况,也有不少单本戏是以关隘命名的,如平江县李存义2005年时共传抄有175个“桥本戏”,其中以“××关”命名的有《石门关》、《雁门关》、《上岚关》、《介牌关》、《牧虎关》、《尉津关》、《铁门关》、《铁龙关》、《望阳关》、《草塘关》等10本。

2)山寨名。湖南影戏中不少剧目都有主人公在进京求名途中,或在出征途中,或在落难之时被某山寨大王或公主掠上山的情节。此外,不少非战争题材的故事中,也多有外番入侵攻关,山大王据险反朝的情节。这些情节有的是剧作的核心关目,有的是剧作的重要场景,因此影戏里便出现了不少以山寨名为名的剧目。如《虎坵山》(黄世瑜[③])、《双云寨》(向登高)、《黄风寨》(《衡山地方影子戏》)、《马蹄寨》(王冬林)等剧的名称就是这样来的。其中《马蹄寨》演的是曹有成姨母将女许与有成,并赐定海西珠。有成归家途中在白云山与白牙将军结为兄弟。马蹄寨大王马大金反朝,周天爵、周立仁父子征讨,战败被擒。奸臣高文表篡位,追杀太子,后赖曹有成等扶助,锄奸,曹等受封赠。[④]

3)其它地名。以地方命名的除了上述情形外,还有的虽与军事、战争无关,但仍是故事发生最重要的地点。如欧阳新年传承的《广寒山》一剧就是,该剧演魏忠贤奏主说吏部官员曹正榜谋反,主欲斩之,后经大臣讨保,贬为平民。魏传假旨下令斩杀曹的家小。家人曹福带着小姐欲逃往未婚夫元帅之子李文定家,在广寒山遇大雪,曹福为救小姐,自己被冻死。其义感动天界,曹福登仙。正榜子金龙逃至广寒山与山大王结为兄弟。曹、李兴兵围皇城,斩奸。[]

此外,《浏阳影戏》一书载的《广华山》[⑥]、《翠花楼》、《木杨关》,《平江影戏》中的《黄鹤楼》、《梅花山》,《衡山地方影子戏》载的《泠风楼》、《六字桥》、《龙须井》,以及王冬林传抄的翠花庵》、《芭蕉井》、《罗山寺》、《梅花寨》等剧名的得来均属此类情形。

(二)、以戏剧中心事件或剧中的关键情节命名。湖南影戏剧目中有不少是以故事中的事件来命名的。这又有以下两种情形:

⑴以剧作的中心事件命名。如莫家运传承的《平阳传全集》共27本,其中便有25本的名称是以该本的中心事件命名,如《三探铁佛寺》、《三打铁佛寺》、《打七星擂》、《打女英擂》、《石湖拿毛锦、毛顺》、《破十八罗汉擂》、《大破螺丝山》等。[]

以剧中重要事件命名,如《蜜蜂记》(按:当作《蜜蜂计》),该剧主要敷衍董良才的人生际遇。剧作之所以名“蜜蜂记”,乃是因为剧的开头,董良才的庶母用了蜜蜂计来陷害良才。这部分的情节是,庶母勾引董良才,遭良才拒绝。庶母担心良才在父亲面前告发,于是恶人先告状,在丈夫面前诬陷良才对自己不轨,其父不信。她便让丈夫次日躲到花园中去看。次日,庶母先将在脸上涂了些蜂蜜,然后来到花园,蜜蜂嗅到蜂蜜味,纷纷围着她。庶母故意叫良才救命。良才不知是计,为将飞绕的蜜蜂赶走,而在庶母身边扑打。而这让躲在远处的员外看起来就像儿子在调戏庶母,从而相信了庶妻的话,认为儿子是个没有人伦的畜生,将其绞死。[⑧]

这种方式命名的剧目还有《平江影戏》一书载的《卖翠花》、《卖花记》、《卖水记》、《嘉庆游河南》、《秦始皇游贵州》、麻姑山还愿》,《浏阳影戏》一书载的《挂鸣钟》、《化粮食》、《借海兵》,王冬林传的《卖香烟》、《刘塘卖国》,黄世瑜演的《毛国忠打铁》、《三打铁门寨》、《三合钗》,吴升平演的《调绣鞋》、《斢赦书》,向登高演的《三打紫竹林》等。

(三)、以宝物命名。湖南影戏很少有剧目不出现神异力量,而这些神异力量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宝物的使用,因此湖南影戏中不少剧目是以剧中的宝物来命名的。如浏阳艺人演的《阴阳钟》就是以法器宝物为名,该剧本是《薛刚反唐》中的一本,演的是庐陵王李旦命徐美祖、薛刚等攻打长安。六安山龟板道人及其徒弟驴头太子助阵,梨山老母命樊梨花下山相助。其中最终取得胜利的是樊梨花“往凤鸾山借阴阳钟下山”,以之擒拿龟板道人,杀死驴头太子。(《浏阳皮影》)

此外,王冬林传的《百鸟图》、大金刀》、《蝴蝶杯》、《映山红》、《改容帕》、《乾坤带》、《玉龙头》,吴升平的《金鸡旗》、《洛神剑》,黄世瑜的《珍珠灯》、《黑风拨》、《玉龙图》,谢炳生的《梅香雪》,莫家运的《穿针扇全本》,欧阳新年的《枚凤雪》,以及《衡山地方影子戏》一书中载的《龙驹马》、《七星镜》、《挂宝珠》,《平江影戏》载的《百凤旗》、《混元珠》、《龙凤镜》、《猫儿旗》、《紫金珠》,《浏阳影戏》载的《金龟宝》、《水龙珠》、《美女图》等剧都是以宝物命名的。

(四)、以剧中男女主角的重要信物命名。湖南影戏中纯粹敷衍男女爱情、婚姻的剧目并不多见,就笔者所见只有《西厢记》(王冬林)、《拜月记》(黄世瑜)、《卖水记》(向登高)、《买胭脂》(谢炳生)等少数几种。但在其他题材的大部分剧目里都有男女情事,较为常见的是男主人公进京途中或征战途中或逃难途中被某山寨公主看中而许婚。在这些涉及男女爱情、婚姻的剧目里,多数都有定情信物。由于此,湖南影戏里就有不少剧目以定情信物为名,如浏阳影戏《罗帕宝》一剧演王佑主之妻许秀英在花园遗失罗帕宝,被家人江雄拾得。江雄企图以此逼女主人与自己苟且,被拒。江乃使计让王佑主以为妻子有外情,王中计休妻,秀英无颜投水,被观音救起,生下龙凤胎。江雄投靠梅花王帐下。若干年后,秀英女得观音传法,子中状元,兄妹出征,杀梅山王擒江雄。(《浏阳皮影》)

此外,王冬林创编的《紫金瓶》、《红丝带》、《红书宝剑》、《荆钗记》[⑨]、《兰〔蓝〕丝帒〔带〕》黄世瑜传抄的合镜圆》、《金飘带》,《衡山地方影子戏》所载的《黄金扣》、《龙凤钗》,以及《雕龙扇》、《罗布宝》(《平江影戏》)、《玉牌记》(莫家运)、《黄金镯》(《浏阳影戏》)等剧也都是以信物命名。

(五)、取剧中人物的部分特征命名。湖南影戏中有不少剧目是根据剧中主要人物的姓名、能力或性格等特点来命名。如《打双虎》(黄世瑜)一剧演的是上师之子武全忠看中寒儒欢表之妻秦凤,乃强令欢表将妻子送到他家。秦凤的哥哥秦文乃十水关元帅,狩猎时见赵虎打死双虎,二人结为兄弟。秦文叫赵虎去探望妹妹。赵虎到欢表家问明情况后,让欢表带家人到十水关避难,自己男扮女装杀了武全忠。上师闻子被杀,令兵追杀,秦文战败,逃至九燕山薛光处。该剧之所以命名《打双虎》,是因赵虎武艺高、力气大,只身打死了两只老虎,故名。

也有取剧中几个主要人物姓名中的某个字合成剧名的,如王冬林传承的《双银配》一剧,演韩文玉先后娶赵银荣、赵银莲事。因剧中两位女性均带“银”字,故名“双银配”。

此外,《平江影戏》一书中载的《许刘罗周》、《春秋配》[⑩]、《金玉满堂》、[11]《双凤配》、《福如东海》[12]双琪凤》,《宏碧缘》[13](《衡山地方影子戏》)、向登高演出的巧连珠[14]、《四香缘[15],以及黄世瑜演出的《双金玉满堂[16]、《皮秀英》等剧也是以剧中人物的姓或名来命名。

(六)、以剧中重要事件或人物的数量命名。湖南影戏中有一些剧目巧妙地利用故事中的重要事件或有某些共性的人物的数量来命名,如黄世瑜传承的《四相堂》演的是董永及其子孙三代四人同为宰相的故事,故名

这类名称所显示的有的并不一定是剧作的关键情节,如《五美图》本是一出公案戏,但因故事主人公余文榜在往南京的办案过程中,连续有艳遇,先后娶苏月英、丁白莲姐妹、张红美小姐及她的丫环五位女子,故名“五美图”。[17]

以这种方式命名的还有《小五义》(王冬林)、《小八义》(莫家运)、《五子贵》(向登高)、《八子贵》(向登高)、《两状元》(《浏阳影戏》)、《四驸马》(吴升平)、《四美图》(黄世瑜)、《范家三状元》(《平江影戏》)等剧。

(七)、奸臣害人的方式命名。奸臣害人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是诬人谋反,有的是派文臣做元帅去征讨叛贼,也有的是限期要忠臣修建一幢建筑物。其中要被害人修建一幢建筑物,在湖南影戏中较为常见,因而便有不少剧目是以奸臣要被害人修建的建筑物为名。这种剧目多称“××楼”或“××阁”。如平江一带的《麒麟阁》,剧演新科状元苑坦游街,未参见奸相洪江白。唐王李世民欲修麒麟阁。洪江白乃奏请让苑家父子修。苑父摆出太白金星送的三宝,皇上封“三喜临门”,鲁班下凡相助。李冠王造反,洪又奏主让苑坦征讨,坦被招亲。坦原配赵氏得观音传道,苑父带兵打败李家父子[2]

此外,《衡山地方影子戏》载的《沉香阁》、《藏龙阁》、《麟羊阁》、《东平楼》、《聚英楼》、《文武楼》,彭水朝传抄的《七层楼》,向登高传抄的《龙凤楼》等剧的命名也属上述方式。

(八)、以帝王的赏赐为名。在湖南影戏中有大量的文臣武将在平叛,普通百姓在进宝或中状元或作了维护封建王朝的事后,得到帝王封赏的情节,其中一些剧名便是以帝王的赏赐物品或荣誉为名。

荣誉为名的,如莫家运创编的《金鞭梅花将》。该剧演唐高祖时,贺兰山贺豹造反,程咬金奏令花狐带女儿花木兰征讨,取得胜利,但贺豹逃跑了。朝廷开科招贤,韩忠义中状元。左相何顺龙大寿,韩忠义带妻前往祝寿,席间,何顺龙的侄子小芳见韩妻貌美,乃设计欲强夺之,不成,相思成疾。何顺龙见之,设计欲害死韩忠义,被何女宜梅用避火珠救出,许婚。贺豹逃走后借到兵马,再次反朝。何顺龙奏主令韩忠义征讨,兵败被困。高祖暗令花狐相助,花木兰出战,被乌方用灵光旗打败。韩忠义出征后,何设计将韩妻骗至尼庵,被王然老祖救走,传艺并赠宝亦星旗,来至花狐帐下,破敌,夫妻团圆,贬奸,封韩妻“金鞭梅花将”。

以赏物为名的,如王冬林传承的《金龙图》一剧。该剧演王玉承的后母欲害前房子王玉承,被弟玉美知道,设法保护。胡勉等反朝,朝廷征王玉承的父亲王忠认带兵征讨,兄弟二人替父从军。玉承得金武祖师神授武。张翼德挂帅,玉承兄弟为先锋,获胜后玉承被委任驻守关口。张翼德告老还乡,御赐“金龙图”一副,被大盗赵虎盗走。胡勉等二次反朝,玉承出征,战败,悬榜招军。玉承妻因受误解而投河自尽,被观音救走收为徒弟。观音训徒下山,遇见前来寻兄的玉美,叔嫂二人一同败敌。

此外,黄世瑜创编的《全家禄》、《全家兄》、《全家义》、《双尽孝》,以及吴升平《金玉满堂》,王冬林的《乾坤带》,《浏阳影戏》一书载的《百忍堂》,《平江影戏》一书载的《春秋配》、《黄金炮》、《忠孝图》,《衡山地方影子戏》一书载录的《忠孝堂》等剧也是以帝王的赏赐物品或者荣誉为名。

以上提及的八种方式,是较为常见的,当然还有其它一些,限于篇幅,我们就不再一一介绍了。

 

二、湖南影戏剧目名称的文化内涵

 

中国人对事物的命名向来看重,“名不正,则言不顺”( 孔子《论语·子路》)一语便透露了这一点。而且我国先民也重视名物研究,《尔雅》、《方言》、《释名》等古代文献,都汇集有大量的古代名物。名物研究,对了解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陆宗达、王宁指出:“名物是有来源的,在给一个专名定名时,完全没有根据、没有意图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定名有偶然性,名与实绝非必然的切合,但人们为一物定名时,一定程度与对这一事物的观察、认识有联系,因而在不同程度上有源可寻。其次,探寻名物的来源,往往与希望了解古人对一些事物的认识从而进一步研究古人的科学与思想分不开。”[3]

笔者在深入了解了湖南影戏的众多剧目后,以为湖南影戏艺人所命的剧目名称,具有多重的文化内涵,对了解湖湘古代人们对影戏的认识,以及他们的思想意识等都有着重要作用。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一)揭示了影戏好演战争故事的特点。中国影戏喜好演出战争故事,这在两宋时期就是如此,无名氏《百宝总珍》第十卷“影戏”条所载材料便是最好的注脚,据其记录,当时演出的剧目有“自古史记十七代”,有“《唐书》、《三国志》、《五代史》、《前后汉》”等,使用的头样、影偶里,也大多是用来搬演历史征战故事的,有“小将三十二替(屉)”,“著马马军,共计一百二十个”。(《玄览堂丛书》三编第三十一册)湖南影戏好演战争题材,所以艺人改编了大量的历史演义小说或英雄传奇小说,如《隋唐演义》、《三国演义》、《岳飞传》,以及“薛家将”、“杨家将”等故事。这一点在上面提及的那些以关口、山寨以及以宝物命名的剧目名称上也非常明显地显示出来了。

(二)揭示了中国观众欣赏戏曲的重要审美心理之一――喜欢热闹。湖南影戏主要活跃在民间,其演出者以农民为主,观众也主要是农民,其次是一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市民。影戏是一种躲在影窗背后表演的艺术,演出热闹是其吸引广大观众的最为重要的手段之一。影戏演出场合热闹,除了艺人高亢的唱腔,大罗大鼓以及唢呐伴奏外,还喜好在演出过程中适时编排一些打斗场景。打斗是艺人展示其操纵技巧,调节舞台剧场气氛的重要时机。届时舞弄者一般要双手操纵三五个甚至七八个影人打斗,演到激烈时,刀枪棍棒并举,腾跃翻滚拼杀,再伴以后台喊杀的助威声,及增强气势的跺脚声,真如千军万马在厮杀,使观众如亲临古战场。

为迎合观众喜欢热闹的审美心理,所以艺人也命名了不少含“打”字,“破”字、“闹”字的剧目,如上举的莫家运创编《平阳传全集》27本,其中便有20本的名称包含有上述字眼。这样的剧目还有不少,除一些常演的连本历史演义、英雄传奇的单本剧名外,也有些单本戏的名称使用了能看出“热闹”的字眼,如《打三官》(彭水朝)、《打双虎》(黄世瑜)、《闹铜关》(吴升平)、《破凤凰山》(《衡山地方影子戏》)等。

(三)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古代湖南人的帝王崇拜思想。“以帝王崇拜为核心的绝对权威崇拜是中国古代政治文化的基础与内核,也是亦主亦奴社会人格的文化根源。”[4]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中国人对帝王的崇拜、敬畏可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无论臣子还是百姓,都以能得瞻仰龙颜为幸,以能得帝王赏赐为荣。对这些赏赐,受赏者都会当作莫大的荣誉,对其赏赐世代相传或珍藏,乃至顶礼膜拜。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帝王崇拜在戏曲舞台上也有体现,如明、清宫廷教坊演出的一些剧目,便透露出人间帝王是至高无上的,如清代宫廷承应开场戏《永庆遐龄》、《万福云集》等两部戏都是演大清朝“圣主功仁厚,九州万国来朝”,天官带领福神到凡间为“大清圣主”献瑞[5]。民间戏曲舞台上,帝王刘智远、赵匡胤、朱元璋等帝王均被搬上了戏曲舞台。此外,很多作品中文臣武将在平叛,普通百姓在进宝,士子中状元,或相关人等作了有利于封建王朝的事后,多有帝王封赏的情节。这些赏赐物或荣誉名有的便被艺人拿来用作剧目的名称,如上面例举的《双尽孝》、《乾坤带》等名目就是这样命名的。艺人的这一命名思维取向,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们的帝王崇拜思想。

(四)揭示了湖湘民众浓厚的宝物信仰。湖南影戏中只有极少数剧目没有神、仙、道等有神秘力量的人物出场,而大部分剧目要么有神怪、仙道的斗法斗宝,要么是仙道以其神秘力量在剧中起着扭转剧情的作用,或者至少都会要借神仙托梦与受害者亲属。衡山影戏戏谚“影子戏冒路,全靠神仙度”[6],就是湖南影戏这一特征的形象揭示[18]。故此,湖南影戏舞台上充斥着各类有着奇异功能的“宝物”。这类宝物按其来源和在剧中的用途大概可分为三类,一是神、仙、道赐的具有神秘力量的物件,常用于战场上,是男女主角战胜对方的法器;二是剧中男女主角定情的信物,这些宝物的神秘力量在剧中虽不一定体现,但它们多是家传的宝物,是推动剧作情节发展的重要道具;三是具有其它神异功能的,如“见腊珠”是卜海国进贡给皇帝的贡品,此物具有“男的戴了能得功名,女子则会生子”的特异功能(黄世瑜《见腊珠》);又《小八义》中时长青有一件宝物“避发冠”,则能让人影身,如戴头上就不看见他,脱宝能见。”(莫家运《小八义》)由于人们喜欢宝物,因此,艺人也就常将剧中出现的宝物用作剧名,以之来招徕观众。

湖南影戏剧本有着多方面的文化功能,其中教育教化、认识、娱乐审美以及心理抚慰等功能较为明显。而这些功能在剧目名称方面便有了一定程度的显露。因此,对剧目名称的研究亦有着重要意义。

 

三、小结

 

湖南影戏是一种民间的表演艺术,其演出使用的文本属民间文学的范畴,所以它具有诸多民间文学的特性,如剧本最终在舞台上呈现,非个人所为,体现出较为明显地集体创作的特点,此外还有以口传心授方式传承,演出过程中有很多的即兴成分,故事中有很多程式性情节,演唱的曲辞、宾白有大量的“套语”,文本异文多等。当然,影戏剧本的民间文学特性在命名方面也是有体现的,如同一名称因音产生的异文多,同一故事的剧目有不同名称等。

湖南影戏艺人给剧目命名时,虽然有一定的规律可寻,但事实上也有较大的随意性。而且由于口传的原因,产生的异文较多,“名不副实”的现象随处可见,因此在研究的过程中绝对不能“顾名思义”,也不能在没有读到剧本的情况下,随意根据其它声腔、剧种的剧本做出“合理”的推测。当然,这也是研究其它民间文学文本时要注意的事项。

 



基金项目: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民间文学视野下的湖南影戏剧本研究”(13YJA751023)、 湖南省社科基金基地委托项目“湖南影戏剧本抢救性保护与研究”(12JD27)、湖南省软科学项目“湖南纸影戏艺术数字博物馆建设对策研究”(2014ZK3025)成果之一。

[]2013715日在汉寿县军山铺镇老鸭塘村胡家冲黄世瑜家拍的照片整理。(提及同一艺人的抄本详情,仅在第一次时注明采访时间、地点。)

[]采访时间:2013723日;采访地点:衡东县珍珠乡北冲村向登高家。

[]本文涉及的剧目太多,考虑文章篇幅,不好一一详细注明出处,故主要在行文中标明其传承者或相关的文献出处。

[]2013725日在衡山县中塘村王冬林家拍的照片整理。

[]20111211日在衡山县萱洲镇街上欧阳新年家拍的照片整理。

[]陈钟厚《浏阳皮影》,内部资料,2007年版,第67页。

[]2013722日在衡阳县樟树乡衡平村莫家运家拍的照片整理。

[]2013723日在衡东县珍珠乡北冲村向登高家拍的照片整理。

[]王冬林创编的《荆钗记》有两种,故事完全不同,但都是以“荆钗”作信物。

[]剧中李华春娶了张春兰、张秋兰姐妹,因二女名中有“春”、“秋”二字,故名“春秋配”。

[11]取剧中邓文公的儿子邓金、邓玉、邓满、邓堂之名而成。

[12]取剧中马文进四子马福、马如、马东、马海之字而成。

[13]取男女主人公骆宏勋与花碧莲名中的一个名组成。

[14]剧中陶景玉先后娶林素珠、云玄珠、卢阿珠,因三女名中均有“珠”字,故名。

[15]剧中杨德明先后娶陆彦香、仇月香、文谷香和真璞香四位女子,因四人名中均有“香”字,故名。

[16]取剧中陈金、陈玉兄弟与李满金、李满堂姐妹名而成。

[17]据湘潭市九华区方石村吴升平抄本第87-88页整理。采访时间:2013530日。

[18]笔者有专文《湖南影戏剧本中的神异现象简论》探讨这一现象,待刊。



参考文献

[1]〕李跃忠:《湖南影戏研究述评》,《艺海》2010年第1期。

[2]〕余剑鸣:《平江影戏》,湘岳新出准字(2011)第045号,2011年版,第117-118页。

[3]〕陆宗达、王宁:《训诂与训诂学》,山西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第69-70页。

[4]〕张分田:《亦主亦奴——中国古代官僚的社会人格》,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5页。

[5]〕故宫博物院:《昆弋各种承应戏》(第1册),海南出版社,2001年版,第116-117420-423页。

[6]〕向国政:《衡山地方影子戏》,银河出版社,2006年版,第201页。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